美国计划建稀土供应链,挑战中国主导地位

创建时间:2023-05-17 11:16


美国计划建稀土供应链,挑战中国主导地位


4月26日,《华尔街日报》发表分析文章《美国欲建稀土供应链挑战中国主导地位,为何说并非易事?》,全文如下:

美国国会两党议员本周将提出一项法案,为在美国建立稀土磁铁生产提供税收抵免;稀土是清洁能源转型的关键材料之一。不过,美国稀土材料公司MP Materials建立本地供应链的过程显示出美国生产商面临的挑战。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一份草拟法案提出,对美国产稀土磁铁给予每公斤20美元的抵免,同时向美国供应商采购90%零部件的制造商或有资格获得每公斤30美元的抵免。这项税收抵免政策计划在2035年12月31日前逐步退出。该法案将由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Guy Reschenthaler和加州民主党众议员Eric Swalwell发起。

该法案被称为《2023年稀土磁铁制造生产税收减免法案》(Rare Earth Magnet Manufacturing Production Tax Credit Act of 2023),是美国鼓励稀土生产本地化的又一项激励措施。目前稀土及其产地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钕、镝和铽等稀土元素可生产永久磁铁,而永磁是电动汽车和海上风力涡轮机发动机的重要材料,并且也越来越多地用于机器人。据专家称,随着清洁能源技术应用的势头升温,稀土的重要性将上升。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稀土市场服务(Rare Earths Market Service)估计,2022年稀土氧化物的需求量为17.13万吨,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到23.87万吨。

与此同时,随着近年来稀土元素因其磁性和导电性能身价倍增,位于加州和内华达州边界、曾经是全球第一大稀土产地的芒廷山口矿也在努力恢复往日的荣光。现在,该矿想要重返稀土磁铁生产赛道,为美国提供自己的稀土供应链用于能源转型,覆盖从采矿到磁铁生产的整个过程。

19世纪70年代淘金热后不久,芒廷山口矿就开始生产,主要开采金、铜、铅和锌。此后生产逐步发生变化,从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芒廷山口矿是全球稀土的主要来源。在本世纪初遭遇一些财务和环境难题后,该矿的开采于2002年暂停,之后于2017年被总部设在拉斯维加斯的稀土生产商MP Materials Corp.收购并重新启动。

MP Materials的首席执行官James Litinsky表示:“芒廷山口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稀土资产。如果把稀土比作石油,那么芒廷山口就好比沙特。”该公司继续拥有和经营该矿。

但在该地暂停开采期间,稀土行业已今非昔比,从当初的小众产品变身为美国、欧洲和日本非常看重的关键原材料。现在,所有开采的稀土矿物中,大约60%来自中国。另外三个主要产地在缅甸、澳大利亚和芒廷山口。


挑战中国的主导地位


虽然60%的比例听起来还不算太集中,但在稀土供应链的下游环节,对中国的依赖更为明显。稀土供应链通常由三个主要部分组成:开采和浓缩原材料;精炼以生产氧化物;生产磁铁。根据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的数据,近年来中国已控制了91%的精炼业务、87%的氧化物分离业务和94%的磁铁生产业务。

加拿大温哥华处于开发阶段的矿业公司Defense Metals Corp的总裁Luisa Moreno说:“中国在稀土方面有很大优势,而且人们脑海中总是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及其可能会如何影响生产和出口的想法。”她还称:“中国以外的地方产量不大,所以为了向市场提供稀土产品,我们将不得不使其他项目投产。”

在全球各地的公司都在考虑涉足这一行业时,MP Materials的经历让人们了解到其中的一些挑战。

MP Materials于2017年末重新开始在芒廷山口矿开采稀土,到2019年,该公司生产的稀土精矿约占全球市场供应总量的15%。MP Materials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前在该稀土矿现场建一个精炼设施,并向供应链的最后环节投资7亿美元,在得克萨斯州沃思堡建一个生产磁铁的场地。

Litinsky说,MP Materials能够开始精炼的唯一原因是该公司已成功使稀土工艺的采矿阶段实现盈利。他表示,承购协议和政府支持至关重要,但最重要的因素仍然是私人资金。Litinsky说,这是一个私人解决方案,需要商业支持才能推进。

MP Materials今年2月与住友商事株式会社(Sumitomo Co.,8053.TO)签订了稀土氧化物的承购协议。2022年2月,MP Materials从美国国防部获得数千万美元的资金,用于设计和建造一个加工重稀土元素的设施。2021年时,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和MP Materials同意建立一项长期合作关系,后者将从其得克萨斯州的工厂向通用汽车提供合金和磁铁。

“这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形成。每一步都需要规模和资金,在10亿美元以上。但如果你漏掉一步,就无法拥有一个安全可靠的供应链,”Litinsky说。


技术困难


多数挑战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这对于建立完善的设施是又一个障碍。Defense Metals的Moreno称,在中国之外,几乎没有建立整个供应链的知识。“必须积累专业知识。中国有专业知识,我们必须发展这一方面,并以有竞争力和高效的方式进行。”

初级采矿项目正在出现,但往往需要更大矿业公司的投资,事实可能证明这是棘手的。由于项目时间长,回报的时间和规模不确定,这意味着很难获得使项目取得成果所需的大量资金。

蒙大拿州一个潜在采矿项目U.S. Critical Materials的总裁Jim Hedrick说:“稀有资源的战略发展涉及多个步骤。”Hedrick表示,一旦发现一处矿藏,仍需要持续的勘探和开发,以确定其规模和可利用性。许可也是一个问题,获得批准或需数年时间。

据Moreno称,挑战之一是没有两个矿床是相似的,岩石中的杂质不同,因此多数需要定制的加工设备,仅此一项就可能花费数以千万美元计的资金。

“有硬岩矿、粘土矿,还有一些从锡矿和矿砂中发掘稀土资源,”Adamas Intelligence的创始人、董事总经理Ryan Castilloux说,该公司是一家战略金属和矿物咨询公司。浓缩厂通常建在矿区,但往往会产生有害的废料,如钍和铀,它们具有放射性。据MP Materials等业内公司称,仅搭建起采矿和浓缩阶段业务就可能耗资超过10亿美元,这些业务环节可能是最难建立的。

目前,全球只有两家公司在中国和缅甸之外拥有浓缩设施。一个是MP Materials,另一个是澳大利亚的Lynas Rare Earths Ltd.。Lynas在马来西亚有一个设施,但由于马来西亚政府采取措施限制含有放射性元素的稀土精矿的进口,以阻止国内产生有害废物,该公司将部分工序,即裂解和浸取部分转移到澳大利亚。Lynas已对马来西亚政府的这一决定提出上诉。

Castilloux说,Lynas在马来西亚的废物处理设施就是一个例子,说明这些处理设施如何成为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

世界各地都有磁铁生产设施,包括加拿大供应商Neo Performance Materials在爱沙尼亚的设施,但高额的启动成本以及对专业设备和知识的要求,同样成为该领域大规模发展的障碍。

“目前,中国以外地区的(稀土)需求很少,但只有拥有了完整的供应链,供应链才是安全的,所以你必须把它建立起来,”MP Materials的Litinsky说。“我们需要继续前行。”

来源:《华尔街日报》

文章来源:上海贸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