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多头管理仍在掣肘 或归工信部主管

2010-10-25

被商务部部长陈德铭称为“不得已而限制”的中国稀土行业正在酝酿一场巨变。   这种变化从上到下都在发生。9月2日,记者从发改委系统获悉,发改委下属的稀土处将转给工信部管理。就此业内人士预测,工信部将领衔主管稀土行业,其它部委则起辅助管理作用;同时,记者还从包钢稀土获悉,该公司目前已经建设完成了6个稀土储备库,其中最小储备量也有5000-6000吨,主要用于储备稀土原料和稀土产品。   此前,包钢稀土曾对外透露储备库建设将不会少于10个,容量都在3万吨左右。“储备工作还在加紧进行,这是目前包钢稀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包钢稀土下属一家冶炼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稀土资源主要用于电脑、手机和低碳汽车生产,全球总储量约8800万吨,中国稀土储量占到三分之一,由于价格低廉,供应量占到全球的95%以上。因此,一场整合正在进行之中。据悉,商务部管理的明年稀土出口配额将可能进一步缩减,而稀土大省内蒙古自治区也明确全自治区稀土战略资源由包钢集团专营。   如果工信部主管一事落实,对中国稀土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全新改革;而对内蒙古包钢稀土(集团)来说,正在陆续上马的稀土战略储备无疑是其发展稀土行业的一个重大转折。 快速上马储备库    由于近期加强了对稀土资源的管控,8月30日,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第三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期间表示:“中国限制稀土产业是不得已而为之,主要是出于环境保护的需要,稀土出口既要促进经济,又要考虑保护环境和国家安全。”    与管理层的考虑相对应的大战略是上马稀土储备。   资料显示,由于价格低,我国自1995年至2005年损失外汇几十亿,而日本则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购买并储备了可供20年使用的高质量稀土,有充足的稀土储备,日本反而拥有了国际稀土定价权。   2009年,物理化学家、中科院院士,享有“稀土之父”之称的徐光宪建议,中国应该建立稀土战略元素储备制度,每年拿出10亿美元在稀土价格低迷时储备稀土,分散大量购买美国国债的风险。徐光宪建议率先在包钢稀土试点,稀土储备的消息还使得包钢稀土股价连续飙升。   今年初,包钢稀土正式宣布实施包头稀土原料产品战略储备方案,并得到自治区、包头市、包钢(集团)公司共同给予贴息的支持,兴建10个稀土氧化物储备设施,主要储备轻稀土精矿资源,总储备量超20万吨。   包钢稀土下属一冶炼厂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于2009年开始考虑建立储备库,年初方案得到批示后立即动工,目前已经建设了6个稀土储备库,最少的库存量为5000-6000吨。   “目前储备库内的稀土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稀土原料储备,也就是稀土金矿;另一块是稀土产品储备,主要是简单精炼后的稀土氧化物或稀土元素或者程度较高的稀土金属。”这位负责人说,“未来当然不止6个,储备库的建设仍在加紧进行。”记者了解到,包钢稀土计划通过5年时间储备30万吨左右的稀土金矿,通过2年左右时间储存8万吨左右的稀土产品。   不论是提出建议的徐光宪还是实施战略的包钢稀土,在稀土产品价格低迷时进行储备,都意在强化稀土资源保护,夺回国际定价权。   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中国稀土学会秘书长林东鲁说,国家储备还是要做的,包钢稀土是企业储备,代替不了国家战略储备。 重组中国价格    最大的资源国是怎么丢掉定价权的呢?作为稀土储量和出口大国,中国各地乱采现象带来的恶性竞争,造成了一直以来超低廉的稀土价格。   “1990年到2009年,稀土卖出了白菜价,这都是中小稀土公司相互压价、恶性竞争造成的,稀土产业依靠牺牲环境拼价格获得竞争优势,也使中国沦为稀土初级产品出口国。”包钢稀土一位内部人士说。   他还认为,除了中小稀土公司滥开乱采外,包钢前些年本身的开采也有一定问题。因为包钢的铁矿和稀土矿共生,随着铁矿同步采出的稀土矿也很多,但包钢本身处理稀土矿能力有限,导致稀土矿大量流失,并几度出现供过于求,使得稀土矿和初级产品价格一直走跌。   “其中不少稀土矿通过各种方式廉价给了中小稀土企业,而这些企业制造成本低,通过简单加工成初级产品后大量出口,利益驱动下的供大于求和恶性竞争导致稀土初级产品价格持续低迷。”    据记者了解,除了本地企业恶性竞争,外资企业也在趁虚而入。虽 然我国一直限制稀土矿出口配额,但因稀土原料初级产品不受配额限制,一些发达国家的企业近年来大规模从我国进口稀土初级产品,或者投资建立加工厂,这类公 司在中国当地大量廉价买入原料,简单加工后便运到国外深加工或直接储备,不但成功规避了出口配额,还把简单加工造成的污染留给了中国。   “包头稀土企业大整合以前,本地此类外资工厂有近10家,这些国外企业廉价拿到初级产品,深加工后产品至少增值10倍,很多时候中国还要高价进口这些深加工产品。”包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一位国家发改委的人士也告诉记者,据他们长期调研发现,近年国内外稀土产品市场需求都在不断扩大,利益驱动下各省的粗放式开采,超量、无证开采时有发生,难以根除。包头市在前些年非法开采现象比较严重,近几年广东境内的稀土矿这种现象也比较严重。   上面那位包钢稀土的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乱开采现象一直存在,现在包头市一直在整治,整掉了很多,其实如果相关部门真的重视,私下开采稀土资源较难,因为开采工作需要较长时间和大型设备,动作很大,如果不是内外勾结很难操作。”    不过现在内蒙古在整合资源上开始下真工夫了。近日内蒙古下发了《关于开展稀土资源开发秩序专项整治的工作方案》,明确内蒙古自治区范围内将实现稀土战略资源由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专营,该方案被预测会加速稀土价格的上涨步伐。   包钢的一位内部工程师也认为,随着包钢稀土的一轮兼并整合,从稀土原料和初级产品供应商逐渐发展成了稀土行业全产业链,稀土矿流失现象将不复存在。政府层面同时严禁稀土初级产品的出口,加上目前的稀土储备,稀土矿重回真实价格,中国价格在逐渐形成。   多头管理仍在掣肘    尽管稀土业正在被国家高度重视,并在世界重获话语权,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个行业目前仍然存在着多头管理的现象,对该行业的发展多有制约。   据记者从一位资深稀土专家处了解,稀土产品配额制的名存实亡,与稀土行业的多部委管理不无关系。目前,主要由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工业信息化部、科技部、环保部等五部门管理稀土行业,商务部涉及管理稀土出口,而国资委涉及稀土央企管理。   “不管是滥开采的问题,还是恶性出口导致价格低迷的问题,都与多部委多头管理稀土行业不无关系。”这位稀土专家告诉记者,虽然多个部委管理稀土行业,却没有一个部委承担责任。   比如出口配额由商务部下发,但商务部只下发稀土矿出口配额,于是稀土初级产品的大量出口就一直没有人管。再以国土资源部限制稀土矿年开采量为例,很多稀土企业即使违规开采,国土部作为职能部门,也很难对这些违规企业采取行政处罚措施。在打击私挖滥采方面,地方政府和几大部委除了在中央政府强调之时,多数时间都很少作为。   包钢的那位内部工程师也向记者表达了多头管理的难处,发改委管批项目和资金,工信部管稀土产品和企业、国土部管矿、商务部管出口,稀土企业有多个婆婆,不同的业务要找不同的婆婆。   上述专家还表示,主管部门多,表面看是都重视稀土管理,各部委都有责,但出了问题实际上各部委都不承担责任,不如由一个综合管理部门牵头承担主要管理责任。   从记者获得的消息来看,这些专家和业内人士的担心正在得以化解,稀土行业的主管权限很可能收归工信部,其他涉及部委只起到辅助作用。记者从江西省了解到,以前稀土处一直由发改委系统管,但从去年开始这个部门已经转到了工信部,同时一个中国稀土协会也正在紧急筹备中。   “政府可能有意让工信部牵头,稀土行业主要涉及工业,以工信部为主管部门,给予它相应的行政处罚权,同时对其实施问责,其它相关部门辅助管理,这应该是一条可行之路。”上述稀土专家认为。对于多头管理,林东鲁则建议要有一位副总理专门主管稀土行业,便于协调和平衡多部委。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