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锋稀土局:广东稀土走私尤为严重

2010-12-01

争锋稀土局:广东稀土走私尤为严重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 | 时间: 2010-11-09 14:54 | 收藏本文

 

几大势力对资源的觊觎上演争夺大战。目前他们各踞何方?

 

全球汇率局势越来越不明朗,稀缺资源成为最好的保值、增值品,“工业味精”稀土更是因此空前走俏。全球稀土资源角逐的阴谋、算计和角力开始扩散全球。

 

中国对稀土的开采、生产和贸易实行的有序管理,让2010年成为中国稀土年。当前大形势对稀土股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借助稀土概念,有色板块一路飘红。

 

出口配额减小、走私猖獗、欧美重启稀土开采。无论怎样不协调的声音都未能遏制稀土概念股上扬的趋势。产业层面,稀土的争夺战在国内同样打得硝烟弥漫。中铝、五矿等央企的虎视眈眈,广晟有色、厦门钨业省属国资的紧密护盘,有色金属企业在新的资源政策引导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是非难定的角逐。

 

稀土的争夺中,他们都是哪路神仙?各踞何方?

 

北方包钢稀土高科一家独大

 

“世界稀土在中国,中国稀土在包头。”包头有最大的稀土矿——白云鄂博稀土矿。

 

白云鄂博矿区地处蒙古高原南部,属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包头白云鄂博稀土矿和包钢稀土高科、包钢股份这两家上市公司同属于包钢集团。白云鄂博稀土矿与铁共生,主要稀土矿物有氟碳铈矿和独居石,其比例为3∶1,都达到了稀土回收品位,故称混合矿,为世界第一稀土矿。

 

鄂博矿的稀土矿总工业储量为3600万吨,占全世界的36%,占全国的90%以上。该矿山含矿物172种,是世界上含矿物种类最多的矿山。中国作为目前世界上稀土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占全球稀土工业储量的30%,满足了全球稀土需求的90%。而这其中占全国总产40%以上的,正是来自于包头白云鄂博稀土矿。

 

根据稀土元素间物理化学性质和地球化学性质的某些差异和分离工艺的要求,把稀土类元素分为轻、重两组或者轻、中、重三组。以内蒙古包头白云鄂博稀土矿为代表的混合型轻稀土矿、四川冕宁氟碳铈轻稀土矿以及山东微山稀土矿,形成了中国的轻稀土阵营。它和中国南方的中重离子稀土矿形成了典型的资源互补。

 

中国稀土资源分布比较分散,而且南北差异明显。包头的白云鄂博矿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稀土、铌等元素的矿山,以轻稀土为主;而分布于我国江西、广东、福建、湖南、广西等南方省份的离子型稀土矿则是全球独有的稀土资源,占中重稀土资源总量的90%。

 

而提到轻稀土,都会想到包钢稀土,没有任何其他的资源可出其右。稀土矿权较为集中,正是包头白云鄂博稀土矿成为北方霸主的主要原因,也是包钢稀土在北方得以垄断资源的关键。矿权明晰、容易监管的中国北方稀土资源整合和南方稀土资源整合过程中的混乱局面成为鲜明的对比。

 

2008年12月10日,由包钢稀土公司、内蒙古高新控股有限公司、包头华美稀土高科有限公司、淄博包钢灵芝稀土高科有限公司、内蒙古包钢和发稀土有限公司及其他发起人共同组建的内蒙古包钢稀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次整合为包钢稀土高科垄断北方稀土资源蓝图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即使市场上各方利益的关系博弈使包钢稀土高科此举招致行业垄断的诟病,但这并不影响包钢稀土高科在北方资源上独占鳌头。

 

内蒙的主要稀土企业将白云鄂博的稀土原料加工后,统一交由包钢稀土的国贸公司收购,再以国贸一个销售公司对外,这实际上起到了企业战略收储的效果——去年年底,中国稀土主要产品氧化镨钕、金属钕、氧化铈价格的成倍增长就是最好的明证。

 

2009年,包钢稀土就已开始进行战略储备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方案显示,该公司将兴建10个稀土氧化物储备设施,而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和包钢(集团)则将相应对公司给予一部分的贴息,贴息金额约在3000万元/年,为期两年。随着国际上对稀土资源的重视及抢购,包钢稀土同时计划在5年的时间里储备30万吨精矿,并斥资30亿元在2~3年里储备8万吨氧化物。

 

今年5月,国土资源部正式选定包头作为首批稀土储备试点地,开始翻开稀土夺回话语权的新一页。当然,该试点主要涉及企业无疑就是包钢稀土。政策的利好,给包钢稀土高科注入了新的活力。随后的9月15日,国家发改委宣布,内蒙古自治区内稀土将在年底前,全部交由包钢集团专营。

 

包钢集团由此开始掌握了北方稀土专营许可的“金钥匙”。也许借助国家的资金力量,包钢稀土能将储备变为现实,傲视群雄,借助资源的优势以及政策方面的利好打造“稀土之都”,或许指日可待。

 

南方重稀土乱局

 

我国的稀土储量在地理分布上呈现出“北轻南重”的特点,即轻稀土主要分布在北方地区,重稀土则主要分布在南方地区。尤其是在南岭地区分布着可观的离子吸附型中稀土、重稀土矿,易采、易提取,已成为我国重要的中、重稀土生产基地。

 

在世界上,除了最近日本在越南已经发现了和中国的重稀土矿区有相同的地质、气候条件的地区被认为有可能藏有重稀土矿之外,重稀土几乎是中国南方独有,分布在江西、广东、广西、福建。而以目前开采速度,中国南方的重稀土只能开采30年。

 

重稀土应用于尖端军事、电池材料、催化剂、LED荧光粉等领域。目前几乎无可替代。中国重稀土资源的独一无二性,更成为资源争夺的筹码。外加南方平原居多,即使政府可以监管大型的矿权,也围堵不住私人的滥挖滥采。

 

由此,和包钢稀土一统北方格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方中重离子稀土悬而未决的整合以及在此过程中各方力量平衡变得举步维艰。在包钢稀土谋求一统北方稀土资源的同时,南方资源的争斗则是演绎出另一幅热火朝天的画面。

 

五矿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在南方的扩张之路;广晟有色、厦门钨业在自己的地盘上据理护盘;包钢稀土在完成北方稀土整合之后,也来南方分一杯羹;各地方政府对资源的竭力维护;江西铜业集团转战四川——来自不同层面不同利益出发点的多方力量在南方汇聚。而有中国南方“稀土王国”之称的赣州当为最大的沸腾点。

 

赣州拥有全国30%以上的离子型稀土矿储备(一种品质较好的稀土矿)。当地的稀土资源由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统一管理。目前,全国共有123本稀土矿开采证,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独占其中的88个。

 

2004年底,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成立,赣州市开始对全市稀土资源开采实施总量控制和矿山统一管理。

 

觊觎稀土资源的央企大多数都期望通过并购资源型公司而逐渐获得资源的开采权。但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掌握着所有的矿权,仅仅通过配额的形式将稀土卖给开矿企业,央企等根本拿不到采矿权,所有的入驻者只能通过和稀土分离加工企业的合资方式染指赣州稀土。

 

在江西稀土业奋斗了七八年的五矿以及后来者中铝,碍于地方利益,也只是入股赣州企业,从事稀土加工。赣州紧护矿权所有权,虽然央企坐拥巨资,但只能望矿兴叹。这也是江西赣州的稀土资源运营和其他地方的不同之处。

 

和江西相比较,广东和福建同样富含重稀土资源,但是两省的整合主题都比较清晰。仅次于江西,广东是中国第二重稀土大省,其稀土矿主要在广东韶关、新丰、河源、平远等地。然而,广东采矿乱象更为触目惊心。在广东,稀土开采成本2.1万元/吨,售价却高达11万元/吨,资本的炒作催生巨额的收益,使稀土雷同毒品。同时广东大部分稀土矿都是非法开采的——目前全省核准的稀土开采量是一年2000吨,但业内计算,其实际开采量超过4万吨。

 

监管的缺失是广东稀土走私尤为严重的原因。广东GDP排名第一,是一个以高科技、电子服务为主导的城市,资源产业反而不受重视。广东的稀土走私猖獗,但遏制不住稀土概念的股价上扬。广晟有色一次次撞击涨停板,自从9月初以来,在各路资金不停炒作下股价连连上涨,近11个交易日中竟有7次涨停。

 

10月27日,当上证指数跌破3000后,逆势涨停、狂飙再起、跳空高开却成为这两日广晟有色的姿势。

 

这一切并不意外。广晟有色是广东省国资委的企业,是广东省唯一合法的稀土“采矿人”。《中国经济和信息化》了解到,广东目前有四张采矿证,广晟有色坐拥其中之三,另外一张正在从广东省河源的一家民营企业手中收回。

 

相交于硝烟弥漫的江西、走私猖獗的广东,福建稀土格局硝烟并不浓重。坐拥13万吨稀土储量、2000吨稀土年产能的厦门钨业成了厦门稀土整合力量的主导。2006 年底,厦门钨业以905 万元全资收购长汀稀土并成立龙岩稀土,成为手握钨、稀土两大资源的有色巨头。

 

业内认为,福建省政府对稀土矿产高度重视,对稀土行业的管理比较早。早在1998年成立的福建省稀土领导小组就曾发文对稀土行业的管理要实行统一规划,保护环境。福建省一共审批了六张稀土开采证,目前已有三张纳入厦门钨业麾下。

 

江铜走四川胜算?

 

目前,以中铝、五矿为代表的中央企业,以及以包钢稀土高科为代表的外围地方势力纷纷南下赣粤。稀土产业链条上的各方力量均希望在稀土整合的盛宴上分一杯羹,行业面临大洗牌。

 

此刻,各个势力在南方竞逐重稀土资源,却冷落了以轻稀土资源为主的四川。而事实上,江西铜业已经离赣成功西行——2008年6月,江铜以4.3亿元的高价一举夺得了四川冕宁牦牛坪稀土矿2.94平方公里的采矿权。

 

四川冕宁地区是中国仅次于内蒙古包头市的第二大稀土资源供应地,也是世界第二大稀土资源供应地。现已探明储量高达近200万吨,现存储量157万吨。为开发冕宁地区的稀土资源,江铜集团2008年8月注册成立了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6月,江西铜业集团编制完成了《四川省冕宁县牦牛坪稀土矿资源综合开发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并通过初步审查。今年1月8日,四川江铜稀土矿权整合重组资源综合开发项目开工仪式在冕宁举行。

 

江西铜业已确立了中国铜行业的领头羊地位。而“引领中国铜工业,成为世界一流的、以铜为主的、以资源为基础的国际化大公司”的定位本身并没有错,但却无意中让他在7年前就已经错失占领赣州稀土资源的先机。

 

中国稀土学会一位人士表示,江铜之所以错失先机,是因为当时没有人看好稀土的前景。当意识到稀土的战略意义时候,江西政府已经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五矿2003年入驻江钨,后来又开始虎视赣州稀土。因此,江西铜业被迫远走四川。

 

如今,中国稀土版图已经基本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即以包头为大本营的包钢稀土占领的整个北方势力范围;五矿集团以湖南、江西为据点坐北朝南的扩张;第三个就是江西铜业西行,在四川省内图谋更多的稀土分割。

 

江西铜业独占四川稀土资源,看似风光无限,但其实质原因归结于四川的资源是轻稀土。物以稀为贵,重稀土储量是轻稀土的百分之一都不到,重稀土才是军事方面不可替代的材料。

 

除了包头和四川,山东微山湖一带也有轻稀土。但是因为比较分散,行业一致认为几乎没有开采价值。

 

一位浸染行业多年的有色金属分析师告诉记者,从技术整合的角度,四川应该划归为包钢稀土集团阵营,而非江西铜业。

 

谁该破局?

 

资源是有限的,每一次资源版图的变化都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眼前的利益,驱使各方势力对稀土资源乐此不疲。这不禁让人心生疑虑:中国的稀土资源发展之路,究竟什么才是正解?谁会为稀土行业最终的健康效力?

 

今年8月,中国北方稀土的龙头企业包钢稀土也加入了南方稀土的争夺,公司宣布将斥资2.3亿元收购赣州三家稀土分离加工企业,借此可获得1.15万吨中重稀土分离能力。而江西作为重稀土第一大省,也成立了自己的赣州稀土集团,意图像包钢稀土坐镇北方轻稀土一样,统帅南方重稀土资源。

 

“中铝、五矿等央企等虽然资金实力雄厚,但均不是稀土本行出身,最终主导稀土整合可能名不正言不顺,不足以在产业内树立声望。”行业分析人士这样告诉记者。

 

而稀土作为一个行业,当追捧热潮退却之后,利润空间自然会压缩,也就不会再有这么大的磁力吸引各方力量在此腾挪。

 

“市场容不下现在疲于搏斗的这么多企业,而产业最好的平衡就是南、北轻重稀土的携手一统。而这个任务,应该由轻稀土龙头包钢稀土高科和重稀土最大的企业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来完成。”行业人士认为,包钢稀土高科、赣州稀土集团才应该是南、北稀土的双雄。

 

南方的整合实则在不知不觉中已现雏形。6月11日,南方五省的第一次稀土联盟大会在赣州召开。来自五省十四市的政府官员、稀土国资代表齐聚一堂,商讨五省如何联动发展以形成联合力量。两个月后,第二次大会在广东河源召开。两项决议一致通过:五省联动采矿,统一协调;五省联动发展,共同打造完整产业链。

 

上述两次会议意图实现在开采和加工方面的联动。知情者说,为更好地实现联盟效果,针对股权合作的想法也被大家私下认可。目前,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与广东省属国资企业广晟有色的股权合作谈判正在进行。

 

“包钢稀土高科有成功的整合经验以及成熟的技术,可以协助南方发展宝贵的重稀土资源,最终达到南北携手,重轻统一。”行业分析人士据此基本达成共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