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储备资金或出笼 稀土市场生变

2011-04-02


2011年04月02日 04:52 来源: 中国经营报
 
  频频出台的政策又在搅动中国稀土业。

  近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决定自4月1日起,将稀土矿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统一上调10倍。《中国经营报》记者又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国家将会出巨资连续渐进用于稀土储备。

  从2007年国家发改委和国土资源部有关负责人在当年的“稀土生产计划工作会议”上提出“适时建立国家稀土储备制度”至今已经过去4年,随着市场的变化,储备的作用、必要性都在不断被修正,不断被争论。

  国家储备一直被视为保持稀土价格稳定的重要举措,但记者了解到,由于稀土价格的不断上涨,以及国内稀土应用企业技术水平的低下,国内应用企业无法利用资源优势获得研发机遇,国家资源换技术的初衷落空。而此次稀土储备政策的出台将引起国家和企业、中央与地方愈发激烈的博弈。

  争议储备时机

  权威人士向记者表示,有可能为数百亿元用于国家储备,主要是因为这一年多来,稀土价格上涨过快,记者随后致电工信部、发改委国家储备局询问此事,截至发稿为止,均未得到回复。

  据记者了解,按照2010年以前的统计,中国稀土资源的年产值在400亿元人民币左右。经过2010年的上涨,与2009年底的价格对比,目前主要稀土的价格都已经翻了4倍,在不考虑产量扩大的情况下,粗略估算整个产业的产值超过1500亿元。

  “在目前的情况下,国家储备不合时宜,提出国家储备的初衷是希望利用储备防止供大于求而造成稀土贱卖,现在显然不可能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对记者表示,一旦国家储备就很难再投入市场,会造成供应局面更加紧张。

  上述专家的看法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业内人士的观点,3月30日上海有色金属网的报价显示,受市场青睐的氧化钕、氧化镨、镨钕氧化物的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吨54万元、51万元、50万元,比2月中旬又上涨了50%以上。

  而稀土精矿的价格涨幅更加惊人,2010年5月,记者在包头白云鄂博矿区了解到的价格是每吨5000元至6000元,而如今,黑市价格已经飙升至每吨5万元。

  最近3年,中国稀土生产指标都在8万吨左右,呈递减趋势。虽然2011年的指令性生产指标尚未公布,但业内已经默认为8万吨左右,与世界需求的差距为4万至5万吨。在未来2年至3年内,中国的稀土供应量都将决定世界稀土市场的价格。

  3月30日,记者从包头有关部门了解到的情况是,关于国家储备的细节还在商议中,地方政府与中央之间就企业储备和国家储备尚存争议。争议的焦点则是这部分储备来自于指令性计划之内,还是另给指标?

  “外界传闻几百亿元用于国家储备,可能是一个连续、渐进的过程,现在价格已经是高位了,要考虑储备市场的影响。”包头稀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助理安四虎指出,倘若占用本来就紧张的计划生产指标,储备无异于给已经疯狂的市场火上浇油,由于国家储备是基于战略考虑,收储之后就不会轻易抛出。

  事实上,从去年5月开始,包钢稀土(600111)公司就已经在做稀土储备的试点,但性质属于企业收储。当年初,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复了《内蒙古自治区稀土资源战略储备方案》,由包钢稀土牵头实施“兴建10个稀土氧化物储备设施,总储备量在20万吨以上”的包头稀土原料产品战略储备方案。

  下游企业苦不堪言

  日前“稀土资源税上调10倍”的消息已经让外界对稀土生产企业的经营感到担忧,但实际上,真正承受压力的是下游应用企业。据了解,目前在国内没有缓冲机制,资源成本直接传导至下游企业。

  按照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的通知,调整后的税额标准为:轻稀土每吨60元(包括氟碳铈矿、独居石矿);中重稀土每吨30元(包括磷钇矿、离子型稀土矿),而此前我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中规定,稀土所属的“其他有色金属矿原矿”税额仅为每吨0.5元至每吨3元。

  一般而言,北方重稀土矿石多从铁矿石中提取,品位在5%至10%之间,一般10吨原矿能生产出纯度为50%的稀土精粉。而南方重稀土的品位要低得多,一般在1‰至7‰,往往要上千吨原矿才能生产1吨稀土产品。

  江西赣州矿业公司副总经理赖兆添此前对媒体表示,新的资源税实施之后,重稀土的税负成本会从现在的每吨几百元上涨45000元。而内蒙古和四川的稀土企业所面临的压力就小得多,品位高的矿石的利润明显上升。

  事实上,此次稀土资源税上调并未引起资源类企业的太多关注,虽然稀土概念股票有所波动,但企业本身反应平静,尤其是北方轻稀土企业。

  因为按照新的税率核算,轻稀土企业每吨稀土精矿只需缴纳约700元的资源税,这与每吨数万元的售价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企业的毛利率依然在80%以上。

  四川一位企业主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新的资源税标准相对企业利润来说,还是太低,可能起不到资源优化利用的作用,“就我的企业而言,我能承受每吨精矿增加2000元成本的压力。”

  南京稀土应用学会副理事长王仲山认为,这次的资源税涨幅虽然惊人,主要原因是过去的标准太低。他说,按照市场行情,轻重稀土的资源税分别最少应收到每吨100元和每吨50元,也就是比现有金额高66.7%。

  相对上游企业的从容,应用型企业就只能用苦不堪言来形容了。过去一年,这些企业承受了价格上涨3倍的压力,如今已经到了亏损的边缘。上述企业家告诉记者,价格再这么涨下去,就只能关闭部分机器,减产、裁员以求保本,“如果这个时候再搞大规模的国家储备,我们怎么生存下去?”

  据了解,为了应对稀土价格的“疯涨”,许多稀土应用企业都加入到了储备稀土的行列,虽然目的不是为了囤积,但实际上已经产生了囤积的效果,市场上的稀土价格上涨更快。

  而记者2010年5月在包头白云鄂博地区已经目睹了许多非稀土行业的人士在着手储备稀土精粉。而这一年中,当地黑市的稀土精粉价格最多时涨了10倍,连此前一直滞销的氧化镧、氧化铈都出现了抢购现象。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