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粉价格飙升后 劣灯大行于市

2011-08-24

时间:2011-08-05 10:44 来源: 华强电子网 
  “现在的节能灯怎么老‘罢工’?”,“如何肉眼辨别优质和劣质节能灯?”近日,记者从在“中国灯具之乡”宁波市工商局12315中心了解到,今年以来该中心接到的相关咨询和投诉比去年增长了近30%。据当地品牌经销商透露,售价仅几元钱的“卤粉灯”目前卖得很是畅销,低廉的价格对纯三基色节能灯市场颇具冲击力,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据记者调查总结,自今年3月三基色荧光粉随稀土涨价而飙升后,带来了节能灯整个产业链的“大地震”。继荧光粉厂、毛管厂、成品厂相继提价 15%~25%后,部分商家也开始扛不住。而目前商家现出来的更多是犹疑不定:到底是继续坚持引导消费、销售纯三基色节能灯,还是转型销售卤粉或混合粉节能灯呢?


 现状

 商家在品质“十字路口”徘徊

  “我做了9年的日光灯和节能灯管,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行情。”东莞双鸿照明的总经理陈辉说,以前荧光粉的价格一直比较稳定,业内有“三年涨一次”一说,但今年却变成了“一周涨三次”。他现在代理了高中低档四个节能灯品牌,去年销售额达到了1300多万元。今年由于荧光粉价格猛涨,他也曾犹豫过是否应为了利润而重新“捡起”多年不碰的混合粉或卤粉节能灯,但最终还是顶住了劣质的“诱惑”。“其实,我也是因为还有两个月前做的三百多万元的库存 ,有着涨价前后的差价优势,所以比较淡定。”据陈总透露,无论是珠三角还是长三角,因为靠近节能灯成品生产基地,很多商家一般不会像内陆地区大量做库存。 “但荧光粉最近达到了‘一天一个价’,没有多少存货而以利益为重的商家自然不愿意再扛压力了。”可见,稀土价格飙升的冲击波已“顺流而下”,对销售终端产生明显影响。坚持引导纯三基色节能灯健康消费,还是保住眼前利益销售混合粉节能灯成了商家目前最大的挣扎。

   据了解,今年2月份到3月份,稀土开始涨价,三基色荧光粉的企业开始感到压力,当时并未波及中下游毛管、成品等企业;而自4月中下旬开始,毛管厂也挺不住涨价和现金交易压力,开始调价15%~20%;到了6月份,不少成品厂也纷纷调整出厂价格,将压力棒子递给了省级物流和总代理;6月至今,这部分商家以及下一级分销客户因价格和利润而开始动摇,混合粉节能灯需求也就“逆流而上”。目前,据记者调查总结,商家表现主要集中在三种类型:

 1.坚持纯三基色,引导健康消费潮流;

 2.重新做起卤粉行当;

 3.彷徨等待中。


 影响

 混合粉赚了短利失了人心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卤粉的成本不到三基色荧光粉的十分之一。虽然卤粉灯也属节能产品,但比起三基色荧光粉节能灯,其光效和寿命都要大打折扣,其节能效果只有三基色荧光粉节能灯的一半。消费者在购买时,根本无法辨别出哪种节能灯是混合了卤粉的灯,只有使用一段时间后发现不太亮或根本不亮,才可断定是混合粉灯。 而真正意义上的节能灯是指采用稀土三基色荧光粉为原料研制成的节能灯具,平均能用5000小时,是普通灯泡寿命的5倍~8 倍。一些如飞利浦等知名品牌的节能灯照明时间更是超过6000小时。

   其实这样拉低门槛必然造成节能灯行业趋向于恶性竞争。以灯都古镇这一产业集群基地为例,从事节能灯生产的企业就不下1000家,国家大力扶持节能灯,加上此前稀土未涨价,行业仍有利可图,近年来包括比较有规模的企业里的工程师等也能出来自办企业。据记者了解,2011年以前,纯三基色26瓦灯管价格为 2.1元,市场价可以卖到2.8元,利润为33.3%。因为利润比较高,所以荧光粉和毛管供应商也愿意月结,并形成行业潜规则。但现在26瓦灯管价格上涨到5.5元,整灯出厂价为9元,成本压力徒增数倍。而且荧光粉和毛管厂都需要现金交易,也就是成品厂(以100万元成品出厂销售额计算)启动便需要拿出 63%即63万元的现金来与上游供应商现款现货交易 。以5000万元一年的销售额来计算,每月就须拿出250万元的现金来运作。门槛大大提高,企业资金链压力前所未有。

   业内混合粉原来只有两种比例:5:5和3(纯三基色):7(卤粉);由于稀土涨价,不良厂商底线再次探底:今年竟出现1(纯三基色):9(卤粉)的混合比例。差价之大可想而知。无怪乎不少厂商转投混合粉的“怀抱”,因为无论是出厂价还是零售价只有纯三基色节能灯的几分之一却仍有利润空间。

    厂家和商家产品品质上的动摇,为其“埋单”的自然是终端消费者。一位一向精打细算的李女士向记者打起了小算盘:一只5瓦的节能灯就能达到普通白炽灯25瓦的发光量,按照每天10个小时来计算,一个月可以省下6度电,以每度电0.58元计算,一月就能省下3.48元,用节能灯既环保又能省钱。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一个月就坏了2只,省下的电费远不够买灯泡了。而今年和李女士同样遭遇的人有很多。随着消费者对劣质节能灯的投诉日渐增多,最终损害的是商家和厂家的信誉与品牌,甚至损害节能灯行业对消费者多年苦心经营的“民心”。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稀土价格一路高歌,不仅抬高了节能灯的市场价格,还让一个月前刚刚中标国家高效照明产品推广项目(下称“节能灯推广项目”)的26家照明厂家进退两难。7 月19日,雷士照明(02222.HK)董事长吴长江在亚奥理事会照明及服务合作伙伴签约会上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由于稀土价格大幅上涨,雷士节能灯产品已上调价格一成多。“正因为节能灯成本上涨太快,已经让中标节能灯推广项目部分厂家萌生退 意,其中还有个别国际品牌厂家。”某中标企业一位中层表示,由于各大照明厂家在3月份竞标节能灯推广项目时,均不惜以成本价或略低于成本价抢单,到6月中旬公布中标结果后,节能灯成本已今非昔比。若继续按照中标价格执行,中标企业可能会面临巨大亏损。“从各中标的照明厂家反馈的情况来看,今年国家节能灯推广项目成‘烫手山芋’。”上述该企业中层无奈说道。记者在中山石岐灯饰一条街某销售店内了解到,一只5瓦的普通节能灯售价为5元 (补贴后),但市场同样亮度的白炽灯却只需要1.5元或2元,产品价格对比落差明显。

    而市场上不少商家又在纯三基色和混合粉的利益争斗中徘徊,更进一步打击了成品企业销量,尤其是二三线品牌。“六七月开始外销稍见起色,尤其是欧美市场订单不错。但国内订单少了一半,主要还是三四级县镇分销客户向混合粉‘投怀送抱’了。”位于中山横栏镇某年销售额超过2亿元的节能灯企业老总幽默得有点辛酸。这位老总向记者分析道,一旦优质成品品牌企业大面积停产甚至倒闭,商家份额也将会相应萎缩。因为现在5个品牌所做的一个区域市场容量不可能让一个品牌短时间内占领。何况混合粉的市场毕竟有限,也是国家相关检测和监督部门重点监管的对象。“现在大家都在透支。厂家透支利润,商家透支信誉。”

  建言

 优化产业链资源或是较好出路

    节能灯是上世纪90年代发展起来的节能电光源产品,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同时也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经过长期发展,国内技术工人队伍庞大,灯用原材料、元器件配套齐全,特别是稀土及钨等主要原材料资源优势明显,因此,中国制造的节能灯在技术和价格等方面在国际市场中处于优势和垄断地位。目前,我国有节能灯及相关企业3000多家,2010年节能灯产量已达35亿只。据业内人士透露,稀土未涨价前,中国2U9瓦整灯卖给老外才约1美元,在国外却卖到约50美元,中国相关企业一年销售额约58亿美元,被国外经销商卖到232亿美元,174亿美元落到国外经销商手里。这样的高端市场必然只容许纯三基色节能灯竞争。而在2011年的国家高效节能推广产品招标文件中,又重点要求了使用固汞(或汞),且汞含量的最低要求要低于3.5mg,同时对于含汞光源的回收处理及清洁生产,提出了更为具体的方案评价指标。所以厂商只有在坚持纯三基色节能灯品质的基础上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拥有自主毛管制造能力的企业约占总企业数量的7.5%。对于节能灯行业而言,此次稀土涨价,即是机遇又是挑战。借此稀土涨价危机,节能灯企业可进行产业链整合,淘汰那些没有核心竞争力、缺乏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 ;进一步提升节能灯的国家标准,提高节能灯行业的门槛,实现市场的净化。而LED 是节能灯之后的新一代光源,市场正在逐步扩大,转战LED 照明领域也是节能灯企业较佳选择。LED产品生产成本的持续下降,每年价格跌幅将达30%以上。LED 照明产品渗透率逐年提高,2010年为3.2%,预计到2013年,全球LED 照明渗透率有望达20%。在LED 项目上,国内主要照明企业阳光照明宣布今年计划投入约10亿元发展其LED 事业。基于相同原因,吴长江也表示,今年LED 照明产品收入占雷士照明总收入比重将从去年的2%上升至5%,预计五年内LED 照明产品收入占公司总收入比重将达到50%。目前雷士照明70% 左右的产品都是节能灯产品。

 链接

 成品厂“不务正业”引发担忧

   从宏观层面看,作为战略资源,稀土有“工业味精” 之称,国家加强了管理和调控,这是涨价的主要原因。一方面今年年初,国家再次减少稀土出口配额,而中国稀土产量高居全世界90%的支配地位,引发了全世界包括中国相关产业对稀土产能供给紧张的预判,从而拉高价格。另一方面,国家欲将稀土开采权逐步收归国有,从环保等各个层面限制江西等重要产出省份开采导致产量减少,进一步引发价格走高。此外,一些关注政策走向早就做好准备的企业开始囤积稀土,加上民间游资介入,将稀土当作期货在炒,推动稀土价格暴涨,上演稀土版的“你军”、“蒜你狠”、“豆你玩”,也进一步加剧了稀土涨价乱像。而节能灯管中的荧光粉,稀土占比达75%,价格也随之迅速提高。

    对囤积居奇的企业来说,看上去“爆炒”的回报巨大。现在,临安、古镇不少节能灯企业的老板,每天关心的不再是订单和客户,而是荧光粉价格的波动。据临安照明行业协会统计,近八成节能灯企业存在减产情况,还有一部分干脆停产。上半年,临安节能灯管的总产量比去年减少了40%,产值减少近4亿元。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其中的风险也不小。不少企业都是用银行和民间筹集的钱来囤积,资金压力很大。

 古镇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企业负责人坦言,他的企业目前囤积了20多吨的荧光粉,成本2000多万元,其中半数是银行贷款,亲戚朋友间的民间集资,剩下的都是企业的流动资金。为了不错过这场“盛宴”,本来现金流充裕的企业也不惜借贷囤货。据临安照明行业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该市已有节能灯企业300多家,产值达58亿元,全国去年1万吨荧光粉的出产量中,将近四分之一被临安吸纳。而今当地企业通过银行、信用社和民间借贷,筹集起来购买荧光粉的资金,大约在6亿元。另一方面,虽然浙江省节能灯2010 年产能占全国总量的37.5% ,出口占全国60% 左右,居各省首位。但是浙江所生产的产品大多数都是以OEM 形式给国外做代工。而很多外商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始终未提高自身终端产品的价格。而这些上涨的成本压力则被分摊到了若干个环节的OEM 厂家身上。不务正业的“炒粉盛宴”以及OEM 代工的无利可图,目前临安大批企业出现减产甚至停产。灯都古镇同样出现了上述情况,由于古镇“托运垫付”和“期票月结”等特殊交易关系,“三角债”造成的资金链紧张在节能灯成品领域里表现得尤其突出。


 结语

   不少节能灯生产企业为了压低成本、降低售价,不惜大肆采用质量低劣的原材料,甚至只要灯是“亮”的就上街销售,毫不顾及消费者利益。同时,由于长期混乱无序的竞争,节能灯市场也出现了大品牌代工、小企业傍名牌层层外包的现状,导致低价低质的恶性竞争愈演愈烈。节能灯产品的大力推广和全面普及,是一项利国利企利民的民生工程,深获民众赞许。劣质节能灯的大量涌现,在这一民生工程中加入不和谐音符,我们当尽力摈弃。正本必先清源。要想从源头上净化节能灯市场,使节能灯市场处于良性运行的可持续发展状态,最大限度地减少劣质节能灯流入市场,在制订行业标准,提高产品入市门槛的同时,还必须净化从业人员的思想意识,提高消费者的认知水平和维权意识,将劣质节能灯完完全全杜绝于市场的大门之外,不再出现节能灯“不节能”的现象,以此达到真正节能环保,至少能为“电荒”现象出一臂之力。目前节能灯的制造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只要严格执行国家标准,规范组织生产,完全可以保证节能灯的使用寿命和节能效果。“关键就在于,千万别让假冒伪劣,把节能产品这本‘好经’念歪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