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骏稀土为3年“落榜”喊冤出口代理暗藏配额炒作利益链

2011-12-30

        http://www.nbd.com.cn 2011-12-30 01:24

    核心提示:2009年以前,作为国内知名稀土企业,西骏稀土每年都能获相应配额,一直稳居稀土出口资质企业的行列。

   每经记者 张国栋 发自北京

    对于为何连续3年落榜“配额选秀”,周成钢显然有话说。

在《每日经济新闻》昨天独家刊发了“西骏稀土连续三年未获配额”的报道后,西安西骏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骏稀土)董事长(原西骏稀土总经理)周成钢对记者作出回应。

“这个事的具体原因还不是很清楚,但绝对不是环保核查的问题,百分之百不是。”12月29日,周成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环保做得“相当好”。周成钢表示,主要原因或是2009年对出口业绩的误算。

   尽管落选原因待查,但可以确认的是,因为没有配额,西骏稀土出口大受影响。

西骏稀土:不是环保问题

   “我们跟商务部联系了一下,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但商务部的人跟公司已经在沟通。”昨天,周成钢在电话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记者查阅近年的 “稀土出口配额申报条件”发现,商务部在环保方面大同小异,即“具有与生产规模相适应的环保治理设施 (含在线监控设施),污染物排放达到国家或地方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直至今年,才新增“冶炼分离和金属冶炼企业须在环境保护部公布的符合环保要求的企业名单之内”这一条。

对于外界关心的环保核查问题,周成钢表示,“有关国家环保核查的材料早就报上去了,我们问了下,西北部的稀土企业不只有西骏稀土一家,西北企业的环保核查结果都没有公布。”

   同时,周成钢还对当地村民举报“排放有毒气体”一事作出回应。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当时正赶上停电,抽风就停了,使得公司的草酸项目产生了一点点味道,但后来增加了自备发电机,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据了解,西骏稀土目前业务主要涉及稀土金属、部分草酸,还有一些深加工业务,并不处理高污染的稀土矿。公司已获得ISO9000、ISO14000、ISO18000等质量体系认证。

折戟出口业绩

   “我们业绩是稍微少一些,但还没认真沟通到底什么原因,昨天跟商务厅联系,对方让我们再等一下。”周成钢估计,之所以没有获得配额,缘于业绩考核方面的问题。

    时间倒退到2009年以前。彼时,作为国内知名稀土企业,西骏稀土每年都能获得相应配额,也一直稳居稀土出口资质企业的行列。

    但是,“2009年的时候,我们出了计算错误,因为企业要拿到出口配额有个硬性指标,就是出口要达到多少美元,我们对这块考虑少。”周成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查阅近年来的申报条件,记者了解到,要申报2010年的出口配额,需要满足 “2008年出口供货量达到2000吨以上或出口供货金额达到7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条件,如未达到此要求,则需“近三年(2006~2008)年均稀土出口数量在1500吨以上或近三年年均稀土出口金额在1500万美元以上 (以海关统计数字为准)”。

    据周成钢回忆,当时西骏稀土的出口业绩距这一要求只差几十万元人民币,因为 “业绩上差了一点儿,最后没拿到配额”。不过,西骏稀土当时按美元测算完后,又按统一汇率测算,实际结算的出口业绩“刚刚够”。

    但为时已晚。“出口企业名单和配额已经公布了,我们再找的话,也有困难。”周成钢说,当时又赶上金融危机,出现这种情况,既有汇率变化原因,也有税率变化原因。

正是这次错误,给西骏稀土的配额争取带来了麻烦。

    记者查阅到,2010~2011年,稀土出口企业曾由22家增加到31家,西骏稀土却一再缺席稀土出口配额企业榜单,并在近年的配额分配中颗粒无收。“当时有个出口参考业绩,就是第二年的出口配额要看前一年的出口业绩。”周成钢解释,因为2009年停了一下,2010年的出口配额参考的是2008年的业绩,今年又碰上环保核查,因此出现了今天的局面。

暗揭配额炒作

因为没有配额,西骏稀土的出口大受影响。

     周成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前,西骏稀土的出口一直按配额走,“原来没有指令性计划,有市场就会多做点,当时我们的量还是较多,每年出口量能有千把吨”。

    直到最近两年,西骏稀土的出口量呈锐减趋势。“没有配额,怎么出口?越没有,越出口不了,这就形成恶性循环了。”周成钢说,公司要做出口的话,一般要找拿到配额的外贸公司代理。

   实际上,代理并不能解决西骏稀土产品的出口问题。据悉,有国外订单时候,西骏稀土就找外贸公司代理,但外贸公司出口配额毕竟有限。“我们找代理做的少,因为询单的时候,客户看你没配额就不给你订单。”回忆过去 “看人脸色”的日子,周成钢颇为无奈。

    为此,周成钢已经不止一次向有关部门呼吁,“政策是由他们订的,是按业绩还是真正鼓励深加工企业发展,也要听听我们企业的声音。”周说。

    尽管西骏稀土出口量不大,但联想到此前配额紧俏时的天价炒作,代理出口再次引人关注。记者了解到,不只是西骏稀土,获得预留配额的其他20家稀土企业,在环保结果公布前同样不能正常出口。

“配额企业每年都会有‘掉队’的,配额怎么炒起来的?就是一些没有出口量的企业要借用指标企业出口。”同日,有不具名稀土企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稀土大热的时候,稀土出口配额被炒成天价,倒腾稀土配额的畸形利益链也在稀土行业里悄然兴起。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此前,一吨配额的报价曾高达40万~50万,一般而言,有客户但是配额不够用的稀土加工公司会通过中间公司或个人渠道找到没有客户但有多余配额的企业,双方确定“配额价格”后,前者会把稀土产品的价格和购买配额的价格一并报给国外买家。

    由于目前国际需求减少,炒作配额的现象逐渐消停。百川资讯稀土行业分析师杜帅兵称,现在讨论“稀土配额量对国际市场的影响”意义不大,“海关限价导致稀土出口价格要比成本高很多,所以,国外企业更关心稀土价格而不是产品出口数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