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政府争夺稀土交易所 稀土协会保持沉默

2012-09-10

各地政府争夺稀土交易所 稀土协会保持沉默

2012年09月10日 12:10  《财经》

  稀土交易所争夺

  中国稀土行业的重心已从矿产资源的跑马圈地,转移至游戏规则的设计主导权之争,这一次唱主角的是地方势力

  包头市开发区稀土大厦以南的24亩土地上,四座现代化大楼拔地而起。这个被当地政府寄予厚望的“金融广场”商业地产项目,建成后将成为集股票、债券、期货、保险等金融业务于一体的交易营运场所。

  不过,为了将酝酿已久的稀土交易平台尽早孵化,包头方面显然已经等不及金融广场正式投运。8月8日,在第四届中国包头稀土产业(国际)论坛举行之际,包头稀土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于金融广场挂牌成立。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与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王波一起,为交易所揭牌。

  中国近两年对于稀土行业集中管制,稀土产品价格剧烈波动,一度对下游应用行业造成影响,有人甚至质疑稀土行业的长期稳定发展。成立全国性稀土交易平台,被认为是中国探寻稀土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一次尝试,行业主管部门希望借此推动稀土价格市场化、透明化,避免大起大落。

  在包头稀土交易所挂牌当日,运行机制、交易规则、产品设计等细节未被披露。交易所牵头人张忠称,公司的合法手续已经完成,中铝、五矿、中色等央企均成为股东。但交易所目前处于筹备阶段,真正运行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令外界担心,包头稀土交易所为了争做全国性稀土交易平台而匆匆上马,后续运行可能不会太顺利。

  此前,江西省于去年底率先成立江西赣州稀有金属交易所。该地区中重稀土产量约占全国中重稀土产量的80%。尽管如此,赣州稀有金属交易所正式运行以来的成交量屈指可数。

  各地争建稀土交易所的背后,实为各方对稀土定价权的觊觎。经过两年调整,稀土行业的重心已从矿产资源的跑马圈地,转移至游戏规则的设计主导权之争。

  “任何一种大宗商品都应该有价格波动的范围,我能够锁定这个范围就好。但稀土市场没有一个透明的价格机制。”这家欧洲公司的采购员对此倍感无奈。

  同时,稀土生产企业并未因为获得高额利润而感到欣喜。包钢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包钢稀土)2011年实现销售收入115.28亿元,净利润高达34.78亿元,同比大增363.33%。但该公司高管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稀土产业未来发展的担忧——苦心培育多年的下游市场,或因价格乱象而遭重创。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稀土下游用户或减少用量、或寻求替代品。包头天骄清美稀土抛光粉有限公司总经理崔凌霄称,去年稀土抛光粉行业客户已经将替代品列为重点课题进行攻关。在玻璃饰品行业,采用氧化铝全部或部分替代稀土抛光粉已经获得成功。

  缺失合理的市场化定价机制,导致整条稀土产业链陷入困境。长期以来,稀土产品主要执行出厂价,基础价格参考大型稀土企业的挂牌价,实际成交价格由供需双方商定。

  稀土原矿资源主要掌控在大中型国企手中,按生产企业制定出厂价的模式,厂家理应掌控定价权。然而,由于大量稀土贸易商以及正规市场之外的“黑矿”存在,即使像包钢稀土这样在全球轻稀土市场占有率超过60%的企业,也难以在价格失控时稳定市场。

  迄今为止,对于从中国进口稀土的企业来说,最感困惑的是中国国内的稀土价格是模糊的。美国稀有金属研究权威、技术金属研究有限公司(Technology Metals Research LLC)首席执行官杰克·利夫顿(Jack Lifton)认为,如果能够通过建立市场化交易平台准确发布稀土产品价格,就有助于平抑稀土市场的价格波动。

  中国政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希望仿照国际上现有的大宗商品定价系统,为稀土产业量身定做公开的市场化交易平台,直接面对全国甚至是全球稀土市场。

  包交所早产?

  尽管包头稀土交易所尚不成熟,但张忠还是决定尽早挂牌。作为包钢稀土总经理,张忠是包头稀土交易所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截至8月8日,包头稀土交易所共有十家股东:包钢稀土、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厦门钨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稀有稀土有限公司、五矿稀土有限责任公司、广东省稀土产业集团、甘肃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高新控股有限公司。

  为保证各参与方拥有平等话语权,首批发起人实行同股同权,各家出资1000万元,总注册资本为1亿元。

  张忠仍在努力说服赣州重稀土企业加入,从现有发起单位来看,交易所明显偏“轻”。虽然上述发起方中,多家公司或多或少掌控一些中重稀土资源,但其规模难与赣州比肩。仅就近年平均数据来看,赣州重稀土产量超过全国重稀土产量的70%。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已有两家赣州稀土企业有意加盟,但资本金并未到位,故未提及。

  从谋划到挂牌,包头稀土交易所历时两年。作为我国北方最大的稀土生产基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希望通过稀土交易平台形成市场化的价格,打消外商对于政府操纵价格的疑虑。

  2011年5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发文,同意包头市组建“包头稀土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不得包含“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管理、仓单交易”。这意味着该交易所只能交易现货。

  成立稀土交易所最大的好处是:消除中间商环节,使得买卖更流畅、市场信息更清晰。上海华明高纳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高炜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稀土买卖有很大的信息不对称,买卖都是通过熟悉的中间商进行,下游用户有时候买不到货、看不清价格。交易所可以实现供应商和采购商直接通过电子平台接洽,保证了供应的稳定,推动了价格的市场化。

  尽管“谁来唱戏”、“如何唱”尚不为人知,但包头稀土交易所在业内确实已广为人知。

  赣交所阴影

  在江苏省稀土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蔡乐敏看来,稀土交易平台虽然成立了,但短期内不会对市场产生影响。

  据他介绍,江苏许多稀土企业对成立交易所都很有期待,因为大家都被暴涨暴跌吓怕了。但交易所能不能起作用,大家还在观察,因为直到现在交易所的模式还不清楚,具体往哪个方向走,要看操盘手的运作。

  这让人联想到去年成立的赣州稀有金属交易所(下称赣交所)。在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正式批复建设包头稀土交易所后,为确保重稀土定价权及集散中心地位,江西赣州仅用三个多月的时间就挂牌成立了赣交所,交易产品包括稀土、钨等当地优势产品。

  时至今日,赣交所仅有开业当天一笔钨产品交易顺利完成,此后再无任何交易。交易所网站上的上市品种一栏中,仅有大余县金城钨业有限公司仲钨酸铵产品挂单。

  多方信息显示,交易模式、交易规则、交易产品、结算方式等保证商品交易所运行的基本要素,赣交所均为空白,它更像是一家空壳公司,对包头稀土交易所未来发展难有借鉴。

  从国际上现有的商品交易所来看,交易所只能交易一些最普通的、大宗的产品,稀土因其元素多、产品种类多、成分差别大、产量规模相对较小,并未成为国际上各大商品交易所的交易标的。建立稀土产品交易所,中国是首开先河。

  业内的看法是,稀土交易所要成功运行,必须有充足的稀土储备。

  从2008年起,包钢稀土董事会批准建立包头稀土精矿储备库项目,此举亦获得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的支持。2010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同意实施包头稀土原料产品战略储备方案,稀土高新区以包钢稀土国贸公司为平台,储备稀土氧化物产品6万吨。内蒙古自治区和包头市两级政府配套下拨财政贴息补贴,两年内共下拨4000万元。

  包头稀土交易所的十家发起公司,拥有中国稀土指令性开采计划指标的88%、稀土指令性冶炼计划指标的82.3%、稀土出口配额的79%。如果这些企业将大部分稀土交易放至交易所进行,交易量将十分可观。

  目前对包头稀土交易所而言,可交易产品的标准化亟待解决。此前,国际上铁矿石指数化的过程曾面临类似问题,最终确定了几个主要交易品种,并规定了其他品种对主要品种的升/贴水范围,以此作为现货贸易的基准价。

  稀土行业受产品种类繁多所限,较为现实的做法是,选取具有代表性的易标准化品种。如氧化镨钕,该产品被认为是稀土产品中具有代表性的品种,经过冶炼后生成金属镨钕,可广泛应用于钕铁硼永磁等各个稀土下游行业。

  一位曾参与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设计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技术上的问题不是瓶颈,如何设计游戏规则、协调各方关系才是成功与否的关键。

  交易所代表谁

  包头稀土交易所首批十家发起单位中,并无江西赣州中重稀土冶炼分离企业的身影。

  张忠再三强调,重稀土在南方多个省份都有分布,包头稀土交易所的首批十家发起企业也拥有重稀土资源和生产指标。关于赣州稀土企业,张忠称已发送邀请函,“很多稀土企业非常积极,下一步会有很多交易会员单位”。

  但赣州方面并不认同。当地一位政府官员告诉《财经》记者,“赣州现在意见很大”,从一开始江西就不赞成这件事情。地方一向有自己的利益,大家都在争定价话语权,地方如果做交易所,想要跨地域指挥不现实。

  “赣州有稀有金属交易所,更早之前,南昌还成立了矿产中心交易所。但是都没有做起来,为什么?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力量。”这位官员说。

  江西宝贵的中重稀土资源,一直被各大央企以及北方稀土企业所觊觎。在中央政府提出加强稀土行业重组,形成全国性稀土大型集团后,各地方省内资源整合相对顺利。在内蒙古自治区,以包钢稀土为首的北方稀土集团整合几近完成,但南北稀土的跨地域整合却因为地方利益难以协调而迟迟没有进展。

  江西一直坚持控制本省稀土的定价权,以及周边产品定价权。以钨矿为例,江西实行非常严格的“宽进严出”政策,建设高水平加工厂,促使其他省市钨矿资源进入江西加工。

  “除非工信部统一规划、中央下文,强制全国稀土金属只能在一个交易所交易,否则各地方根本不会听的。”上述地方政府官员说。

  稀土协会沉默

  在稀土交易所成为业内热议话题之际,官方背景的稀土协会对此却异常低调。面对记者提问,稀土协会秘书长马荣璋对于包头稀土交易所的成立三缄其口。

  协会的沉默,源于一次探讨建立全国性稀土交易平台的内部会议。在7月29日稀土行业协会常务理事一届二次会议上,张忠希望协会支持包头交易平台成为全国性交易平台,但协会领导提出的关于交易所运行机制、管理模式、人力资源等一系列问题,张忠都无法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7月24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稀土办公室主任贾银松和马荣璋等人前往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考察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希望借鉴经验。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包钢稀土副总经理李忠也在考察之列。“不过考察组只是听我们介绍铁矿石交易平台的情况,并没有交流稀土交易平台的任何信息。”

  对照铁矿石交易平台,稀土协会认为,包头交易平台的思路还不够清晰,目前建立全国性交易平台的时机尚不成熟,最终决定暂不参与包头稀土交易平台建设。

  这让行业协会与包头稀土交易平台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此前,工信部曾表示,支持稀土协会参与稀土交易平台建设,协调稀土的生产方、需求方,完善稀土的销售市场秩序。

  业界的看法是,仅靠地方政府推动,包头稀土交易所没有太大的前景,如果稀土协会参加,包头未来成为全国稀土定价中心则可以期待。“他们现在虽然集合了一些央企,但还属于自导自演。”一位从事稀土贸易多年的企业负责人评价说。

  稀土协会正在研究制定稀土价格指数,用于指导市场价格的形成,预计将于一个月后公布。相关数据来源、具体进展,该协会并未透露。从《财经》记者与业界人士的交流来看,多数人认为,在稀土定价方面,政府有关部门参与越少越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