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下行下陶企与供应商的“智斗”游戏

2015-05-20

    来源: 乔富东专栏 创新陶业

    五·一前后,笔者和涉足陶企上下游供应链的老板谈起陶瓷厂处境困难的状况。据笔者所知,很多供应商实际上在心目中已经把陶瓷行业划分了“三六九”等。

   第一类,“实力派”企业。对供应商来讲,按约定的时间收到货款而不需要人为设置层层关卡———签名、盖章、同意等繁杂手续的,就可称为“实力派”。因此,所谓“实力派”企业,就是那些在诚信的基础上,公司运作顺畅,现金流充足的“VIP”客户。

    第二类“有支付能力”的企业。这类企业具备支付能力,虽然最终还是会给你,但往往还附带“拖延症”的坏习惯。3个月支付期变为4个月,4个月变为6个月,而恰恰这类型企业占的比重又是最大的。在不用担心企业有倒闭风险的前提下,供应商一般对其“拖延”的老毛病会表现一定的忍耐力。他们最怕的就是把“期票”打回去,一改再改。

    第三类是“戴红帽子”的企业。在供应商口口相传的口碑中,这类企业早已被拉入“黑名单”。他们虽随时可能关门倒闭,但供应商们还要如“上帝”般伺候着。这些黑名单用户特征就是把“拖欠”和“推迟”作为融资的常规手段,如此一来,大批供应商被拖欠6个月以上货款的现象似乎就变得“不足为奇”。而一旦供应商使用法律武器对簿公堂,企业便立马停止支付,利用法律和证据的种种缺陷、漏洞和供应商打法律“太极拳”。

    再者,他们还有一种对付供应商的“惯用手段”———挂起。许多供应商长期供货,陶瓷厂便没有借口拖欠货款,这时候陶瓷厂便“及时”通知停止供货,同时停止支付货款,把货款数额“挂起”。另一边,悄悄地物色新的“受害者”,又重新开始下一轮游戏。这当中,最凄惨的莫过于“被挂起”的供应商,货款要不到,又停止了供应。而陶企对供应商欲使用法律途径起诉的安抚手段———“打点滴”式支付小额货款。如某企业欠供应商700多万的泥沙款,“被挂起”后,每月只支付2万多元。而大家为什么又能“乖乖地”不起诉供应商为难地说,一旦起诉,连每个月的2万元也只能打水漂了。

    在供应商与陶瓷企业周旋的这些年里,陶瓷企业可谓是练就了“十八般武艺”,不是供货单、入库单的签名不正规,就是入库员经常玩“变脸”。另外,还有一种“迂回”战术。供应商与A陶瓷厂签合同,送货给B企业,再到C公司领取货款。尽管大家清楚明白ABC其实就是同一个“幕后老板”,但偏偏三家企业的法人代表都不一样,如此种种。可见,陶企在供货之初就已为自己“量身”设立了诸多法律“防火墙”。按照常规来看,供应商被拖欠超过8个月以上的,就很可能已被陶企强行划入“挂起”行列,成为又一“肥猪”。当然,“肥猪”也不是一天可以变成的。从“货款”拖延演变成“坏账”,再沦为“打点滴”,而一旦进入“打点滴”模式,供应商基本上就成了砧板上的“肥猪肉”,只剩下“任人宰割”这条路可选了。

    上月初,江西高安某企业一夜间倒闭,陶瓷厂家召集所有供应商开会“商量”。全部货款打3折支付,第二天要求结算的打到25折,第三天就直接停止支付。不仅如此,陶企还主动要求供应商起诉,走法律程序。还有一些经营不好的企业会进行内部转让,进入“洗白”过程。例如,价值2亿的企业,6千万内部转让,而接盘手往往是老板的近亲或是一个“傀儡”。绕了一圈,老板还是那个老板,其唯一目的无非是把拖欠供应商的“烂账”,按照走“破产”程序这样一个快捷途径大幅度打折,经过程序后的货款,往往不足2折甚至更低。

   今年随着房地产下行,陶瓷行业下行趋势亦毋庸置疑,供应商如何选择陶瓷厂、从而避开风险,摆脱“周瑜打黄盖”的命运,无疑是今年供应商群体最关心的话题。

   愿每一个供应商都不要“踏雷”。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