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稀土应全方位走出去

2015-11-16


中国稀土应全方位走出去

 

 

来源:中国稀土网站

稀土产业即生产稀土产品的产业,其产品范畴通常包括稀土精矿、稀土湿法冶金提取和分离产品、稀土火法冶金产品(金属和合金)以及稀土磁、光、电、催化等功能材料产品。而稀土产品经过深度加工得到的器件及其终端应用,一般称作稀土应用产品和稀土应用领域。广义的稀土行业应该涵盖上述两个方面。WTO稀土案后我国稀土产业面临新的发展形势,需要明确新的战略目标,制定新的发展战略和策略。

 

一、WTO 稀土案后我国稀土产业面临的新形势

 

取消稀土出口配额,调整出口关税,把我国稀土企业推到与外国稀土企业在同一个国际市场平台上竞争。在世界经济低迷和稀土格局新变化的形势下,我国稀土产业发展正面临新的巨大挑战和机遇。

 

我国稀土产业正在承受产能过剩,原材料、能源和劳动力成本增加,环境保护日益严格和市场不景气等诸多方面的巨大压力。国内和国际稀土资源和市场话语权的竞争将更加激烈。稀土界普遍认为,当前稀土市场的形势非常严峻。

 

二、世界稀土产业格局的新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凭借稀土资源储量第一和矿种齐全的优势,依靠科技进步掌握了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世界先进水平的采选冶工艺技术,能生产各种品位规格的稀土冶炼分离产品,基本满足了国内外稀土应用市场的需求。物美价廉的中国稀土产品具有极大的国际市场竞争力,使世界稀土原料供应和冶炼分离中心由欧美及日本等西方发达国家转移到我国,中国稀土拥有了资源储量、产量、应用量和出口量等四个方面的世界第一。随着我国稀土产业逐步高端化,稀土功能材料所占比重也越来越大。钕铁硼永磁、稀土发光、稀土抛光和稀土石油裂化催化等材料的产量也已跃居世界第一,形成了全面的“中国稀土独大”的格局。

 

与此同时,国内稀土产业布局也在发生深刻变化。基于资源供应、能源和人力成本、环保治理、政策倾斜等众多因素,我国稀土冶炼分离产业不断向稀土资源地聚集。为提升产品价值和产业效益最大化,各资源产地也以资源为起点纷纷打造“一条龙产业链”,形成了包头、江西、广东、福建、四川、山东等“多龙并举”的格局。但由于无序竞争严重,也造成了我国稀土产能的全面过剩。

 

基于此前我国实施出口配额限制,促使西方发达国家为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而实行稀土来源多元化的措施,在全球掀起了一股寻求开发中国以外地区稀土资源和寻求替代品的热潮,使世界稀土格局又开始出现重新洗牌和布局的新变化。

 

三、新形势下的新机遇

 

当前,由于世界性经济危机,使得稀土市场价格低迷。我国稀土产业正承受巨大的压力。我们正在通过集约化整合来提高我国稀土产业的发展活力。

 

尽管西方国家在努力推进“多元化”,但面对中国稀土巨大的市场竞争力,他们也是困难重重。如美国钼公司最近由于稀土价格持续疲弱,长期无法实现盈利,导致其无法按期偿还利息,为此申请破产保护。其他国外稀土新项目也都因为资金等问题进展缓慢,或已停顿。这也为我们保持竞争优势,实现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充分开拓稀土应用市场,消化过剩产能,提供了新的机遇。

 

我国稀土产业格局正在进行大调整,世界稀土产业和市场格局也在发生新的变化。新形势下,要求我国稀土产业要有大视野和大思路,建立全方位走出去的发展战略。

 

四、我国稀土产业具有足够的国际合作和竞争优势

 

世界经济一体化正促进世界资源共享化。美日欧等西方国家特别是日本“用他国资源为我所用”的发展战略和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多年来,我国积累了丰富的稀土开发技术和产业化经验,在稀土探矿方面,由于我国稀土矿种齐全,使我国拥有世界一流的勘查技术。中国科学院地质所的张培善团队,对氟碳铈镧矿、独居石、混合型稀土矿、离子型稀土矿、磷钇矿以及特殊型稀土矿,进行了大量卓有成效的探矿和矿物学研究。

 

在稀土冶炼和分离方面,我们拥有徐光宪先生的“串级萃取计算理论”,掌握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稀土矿前处理、单一稀土分离、稀土火法冶炼等一整套先进工艺和设备技术。

 

我们还拥有一些稀土应用领域的优势技术,如稀土农用、稀土电工铝合金、稀土裂化催化、稀土合成橡胶催化、稀土光学玻璃等,也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我们拥有一支强大的高素质稀土人才队伍,不但掌握一流的工艺技术,还拥有丰富的产业化经验。

 

因此,在世界多元化稀土资源开发和开拓稀土应用市场方面,我国都具有足够的国际合作和竞争优势。

 

五、我国稀土应该全方位走出去

 

作为世界第一稀土大国,我们的稀土产业应该学习和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从过去以产品出口为主的简单方式,改变为全方位走出去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利用我们稀土采选冶用等方面的技术人才和资金优势,通过国际稀土市场的合作与竞争,不断发展壮大,以争得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为保护自己稀土资源,应该借鉴西方国家特别是日本的经验,让国外稀土资源也能为我所用。参与国外稀土资源合作开发,有利于保护我国稀土资源和生态环境,也有利于转移和消化我国过剩的稀土产能。

 

我国早就参与过对国外稀土资源的开发。上海跃龙公司曾经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帮助朝鲜建起独居石冶炼分离厂。近期,一些稀土企业也在逐步走出去,如中色股份与澳大利亚格陵兰矿物与能源公司开展稀土合作开发;中色股份拟与德国稀土公司TRE 合资合作开发马达加斯加世界级重稀土矿项目;中色股份与宜兴新威公司与缅甸合作勘探离子型稀土矿:赣州虔东稀土公司在南非投资建设稀土氧化物生产线等等。国家应该鼓励和支持我国稀土企业走出去,特别是要放手支持不掌控稀土矿产资源的民营稀土企业走出去。

 

世界稀土市场的健康发展需要组建“世界稀土欧派克”。我国应该主导建立“世界稀土欧派克”,但首先要打造好我们自己的“中国稀土欧派克”。应该努力把中国稀土行业协会,打造成我们国内自己的“稀土欧派克”。

 

六、中国稀土应纳入“一带一路”新战略

 

世界经济一体化是当今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我国提出了“一带一路”新构想。稀土产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也应纳入“一带一路”新战略,提出发展新思路。

 

我国现有稀土产业是我们雄厚的发展基础和根据地,是我们全方位走出去的“本钱”。亚非大陆有丰富的稀土资源,欧洲有巨大的稀土应用市场,在“一带一路”上还拥有众多的友好国家,为我国稀土产业走出去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我国高铁成套技术设备的出口为我们提供了学习借鉴的经验。我们除了充分发挥资金和技术优势,参与国外稀土资源开发和开拓稀土应用市场外,还可以在稀土金融投资、进出口贸易、稀土学术交流、合作研究稀土本征性质与应用理论等多方面开展广泛的国际交流与合作。

 

我国在稀土新型功能材料和高端应用方面还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为此,国家已把稀土新材料列为发展战略新兴产业的重点。我们需要在学习和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同时,通过改革创新,加大稀土功能材料的研发力度,多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名优品牌,力争掌控更多的市场话语权。

 

当然,在全方位走出去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遵守国际通行规则,同时要特别注意在“保守国家机密”、“保护自主知识产权”和“防止人才流失”等方面,加强法制建设,维护好国家利益。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稀土产业走过了一段艰难而又辉煌的历程。国家“十三五”经济期即将到来,中国稀土今后的道路仍然艰难而光明。在搞好资源和环境保护、维护稀土市场稳定和繁荣发展等方面,我们仍然任重而道远。但我们确信,在“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指导和带动下,依靠我国稀土产业已有的巨大优势,我们终将会逐步从世界第一稀土生产大国发展成为世界稀土科技强国,以真正实现我们的“中国稀土梦”。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