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学宏:要抓稀土推广应用 不能躺在资源上睡觉

2015-11-16

2011年08月11日01:35东方早报

包头稀土研究院顾问窦学宏:

“没有好的稀土应用产业,稀土也就没意义了。”8月9日,包头稀土研究院顾问窦学宏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称,尽管目前稀土价格很高,但相关企业应有危机感,不能逼着谁都去搞替代品。窦学宏说,中国与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在稀土应用技术方面存在先天差距,所以应该更注重下游产品的推广应用。

东方早报:包头市一些下游材料生产商称,目前包头稀土行业在下游应用产品上仍处在中低端。中国在稀土推广应用已花了几十年时间,为什么仍处于这种状况?

窦学宏:过去国家一直强调要搞推广应用。最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国家就成立了稀土推广应用领导小组。观点非常清楚,就是稀土必须应用,用稀土应用拉动产业,没有一个好的应用,就不能使稀土产业健康快速地发展。

特别是宣传方面,冶金、机械制造、石油、化工、玻璃、陶瓷,甚至包括农业、养殖业、轻工业等都在宣传推广应用稀土。上世纪70年代末,还在全国搞过多次稀土巡回展览,展览的目的也是推广应用,号召大家在各个领域通过实验应用稀土。因为我们国家稀土资源丰富,可以通过应用稀土,建立包括材料之类有特色的产业。通过与稀土优势资源结合,来发展冶金、石油、化工,应该说这个方向是对的。

东方早报:发展速度怎么样?

窦学宏:中国基础研究方面比较薄弱,包括技术专利、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我们比发达国家落后些。科学技术越发达的国家,稀土应用搞得越好,稀土材料功能开发搞得越好,它有一个这样的正相关性。日本、美国、欧洲,它们稀土功能材料的开发,高端技术的应用,搞得很好。

而中国尽管有资源,但在高端领域掌握的技术赶不上发达国家。我们一直在后面追赶,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我们掌握了这方面技术,发达国家就又往新的高端发展。

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现象。必须看到,中国也搞了一些有特色的应用,比如说稀土在铝导线、养殖业方面的应用,取得了一定成效。

东方早报:推广应用的管理方面,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窦学宏:以前稀土办公室搞了一些协作网(专门进行稀土推广应用的机构),比如稀土电机协作网、稀土荧光协作网、稀土钢铁协作网,以及农用等都有稀土协作网,当时发改委稀土办专门抓这些工作。但后来稀土办取消了,这些协作网也自生自灭,大部分协作网都不存在了。

取消了稀土办,似乎一种感觉就是国家不支持稀土应用,现在又恢复了稀土办。原来很多省份有地方稀土办公室,主要任务就是搞稀土的应用推广,特别是没有资源的省份。后来只保留了一些资源省的稀土办,抓稀土应用工作,没有资源的省份稀土办都取消了。

东方早报:稀土推广应用有哪些需改善的地方?

窦学宏:政策路线的延续性需要加强,不能一下就变卦,没有长远路线,稀土调控政策不要被一些错误的言论误导,把稀土产业给“绑架”了,稀土该卖什么价就卖什么价。

另外,现在没有对稀土进行科学划分和定位,比如工信部的《稀土行业准入条件》(征求意见稿)只规定了上游的稀土矿山和稀土分离、冶炼的企业,而钕铁硼、荧光粉、合金、发光、催化材料就没有划入稀土产业准入来,不能只抓上游。

现在工信部成立了稀土办公室,那么稀土办的一个重要任务就要非常明确抓好稀土材料的推广应用,不能只强调高端应用,而应该按照规律抓好稀土应用。稀土应用市场是稀土产业生命力的保证,只有稀土应用非常有活力,才能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这个应该是重点竞争的,而不是简单地争夺资源,应该在高端技术上多下工夫,不能躺在资源上睡觉,资源只是先天的优势。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