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4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已经获得获营业执照

2018-05-16



作为一名媒体口中创办PayPal、特斯拉、SolarCity以及SpaceX的连续创业者,这三桩心事难道会影响马斯克的前进步伐吗?

“我们的老板不光做车,还做火箭。”

5月14日,上海某特斯拉4S店销售顾问在给顾客介绍Model S时迷之自信的讲到。不过这位销售顾问还不知道,就在同一天,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已经获得了获营业执照。


这意味着特斯拉CEO马斯克一直耿耿于怀的特斯拉能否在中国建厂等事宜将迎来新的转机。不过,胸怀宇宙的马斯克最近遇到了一系列的麻烦,而他竟然还第一次对着地球人“认栽了”。

落地上海?

虽然根据根据工商信息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于5月10日获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TESLA MOTORS HK LIMITED(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为其全资股东。

但最为重要的生产制造资质等环节仍处于谈判或申请阶段。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资料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是从事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拍卖除外)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

除以上经营活动之外,最为重要的整车生产制造却并不包含其中,所以如果特斯拉今后还有其他想法,仍需要根据《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关于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的意见》等相关政策进行申报、审核甚至谈判。


业内对于此次特斯拉在上海成立独资公司从经营范围来解读,更像是一个位于亚洲的总部和研发中心,最为重要的生产制造端能否落户上海,悬念较大。

在此之前,除了上海,包括深圳、苏州等地方政府均对特斯拉抛去过橄榄枝,而马斯克此前也一直在挑选最优的合作方案。不过上海浦东是最早进入特斯拉视野的合适区域。据某媒体透露,2014年马斯克就想过在上海浦东建厂,“他们的诉求是共建充电桩、拿造车资质、建厂土地优惠政策等,但不想和当地车企合资。当时和政府也没谈拢。”

直到2017年6月有媒体爆料,上海市政府正在与特斯拉签署投资建厂协议,另外特斯拉的合资伙伴将从上海临港、上海电气以及国盛集团等几家地方国企中诞生,不过随后均被各家企业辟谣。


不过正是因为这点,特斯拉首次正式承认和上海市政府谈判,并发表官方声明:“为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特斯拉正与上海市政府探讨在该地区建设工厂的可能性。正如之前所沟通,到今年年底,我们的国产化计划将会更加清晰。”

由于已占据特斯拉全球销量的20%,中国市场成为特斯拉最重要的战场之一,所以在面对投资人和业界的唱衰,特斯拉迫切希望找到突破口,无疑,中国市场对特斯拉打破目前局面具有重要意义。

虽然第一季度收益“惨不忍睹”,但在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表示:“不久还会宣布特斯拉中国超级电池工厂的选址结果。”5月13日,日本松下公司首席执行官Kazuhiro Tsuga在公司年度财报会议上表示,将与特斯拉联手在中国生产电池,这也是松下首次承认特斯拉将在华生产电池芯。


另外,由于此前国内股比开放等问题迟迟为有定论,在今年中国政府明确表态将打开市场放开股比后,让马斯克看到了在中国市场独资建厂的一丝希望。而后特斯拉的选择范围将更加宽广,媒体分析的总部和研发设在上海,生产制造端放在周边地价更低、成本更低的城市的方案可能将较为靠谱。

这么看来,“特斯拉在中国本土化生产”将逐步有所进展,也将了去马斯克的一桩心事。

失去的高层

在多位高管相继出走后,马斯克在本周表示, 他一直在对管理层进行改革,实行扁平化管理,公司组织架构正在进行有序调整。

据悉,特斯拉工程部们高级副总裁、前苹果 Macintosh 硬件部门负责人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于上周末暂时离开工作岗位,马斯克强调菲尔德没有离开公司,而是“花点时间充电,并陪伴家人”。

目前特斯拉并没有表明菲尔德何时会回来,以及在管理层大调整后是否会获得原来的工作。一个多月前,马斯克已经接过了菲尔德的一部分工作,直接监管车辆生产环节。

菲尔德的“休息”之前,特斯拉的一大批高管已经纷纷离开。


今年2月份,特斯拉全球营销、交付和服务总裁琼·麦克尼尔(Jon McNeill)离职,原来向麦克尼尔直接汇报的管理人员变成直接向马斯克汇报。3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的档案显示,特斯拉首席财务官Eric Branderiz因个人原因离开了公司。同时,特斯拉公司财务副总裁Susan Repo也已经离职。

特斯拉现场性能工程总监也是特斯拉与美国安全调查人员的主要技术联系人Matthew Schwall,已经离职加入谷歌无人车公司Waymo。上个月,特斯拉自动驾驶业务负责人Jim Keller离职并加入了英特尔。今年特斯拉失去的高层包括业务发展副总裁Diarmuid O‘Connell、电池技术主管KurtKelty。

知名投资者、全球最大的空头基金公司尼克斯联合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的创始人及掌门人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看到特斯拉的一些列高层离职名单后,直呼“震惊”。

“当公司的股价还处于高价时,高层却纷纷选择离开,这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迹象。”查诺斯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道,“这说明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不知道具体的问题是什么,但几乎特斯拉的所有高层都应该看到了一些东西,因此他们才放弃了自己的股权。”


所以马斯克也一直想平息外界对其人事动荡的质疑,并把公司管理的越来越小。

“为了确保特斯拉为未来做好充分准备,我们一直在对公司进行彻底的重组,作为重组的一部分,我们推行扁平化管理以改善沟通,在这个过程中一些重要职能将合并,削减一些对我们未来使命不那么重要的活动。”马斯克在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说到。

不过想必马斯克一定知道什么叫人心所向,要不然特斯拉持续的高管“离职潮”怎么会成为一些投资者不看好其股价的原因呢。

还是Model 3

因为迟迟没能突破Model 3“生产地狱”,马斯克之前接受NBC电视台采访时透露自己面临极大压力,有时候干脆睡在工厂。此前,马斯克打算将Model 3周产能从3月底的2,000 余辆,提高到下个月底5,000余辆。

近日,在一封马斯克发给公司员工的邮件称,特斯拉“很有可能”将在本周实现每天逾500辆的Model 3产量。如果特斯拉昼夜不停地生产,那么其周产量将达到3,500辆。作为对比,特斯拉在4月最后一周的产量为2,270辆。

马斯克还要求员工确认生产过程中存在的任何瓶颈,如果发现需要在本周向他报告。马斯克称,特斯拉依旧在迅速招募员工,填补重要岗位“以支撑Model 3增产和未来的产品开发”。

对此,特斯拉尚未置评。


马斯克对于Model 3的重视程度超乎一般,毕竟这款车型承担着帮助特斯拉从一家小众高端汽车制造商转型为主流汽车制造商的重任。但在Model 3的生产方面,特斯拉一直举步维艰。

甚至美国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因对特斯拉Model 3盈利存在看法,还为此下调了对特斯拉的目标股价。

“我们对特斯拉的盈利预期进行了实质性的下调,以此体现Model 3产能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我们认为,Model 3产能面临的挑战问题体现了特斯拉公司对此汽车的设计、生产以及该汽车的自动化水平等都面临着问题,这些问题将影响Model 3的盈利能力。”


媒体透露,由于特斯拉在全自动化工厂上挣扎了太久,花了大笔金钱订购库卡公司的工业机器人,但这些机器人在一些传统汽车制造工序中,比如最终组装上却比工人差得太多。今年早些时候,马斯克承认过度追求自动化以及在批量生产汽车方面的经验不足是他的错误。

这也直接导致了Model 3出现生产瓶颈,并使得Model S、Model X等业已成熟的车型生产线受到波及,产能和质量大幅下降,特斯拉进行了大量返工以使它们达到出厂交付标准。但因为要生产一个新产品,原本已经成熟的产品全都出现问题,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家成熟的车企里。

但作为一名创办PayPal、特斯拉、SolarCity以及SpaceX的连续创业者,这些心事难道会影响马斯克的前进步伐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