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铝广西稀土怎么了?

2020-09-30

中铝广西稀土怎么了?

2020年09月30日作者:王珊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历时10天,对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贺州、玉林、崇左等市进行全面深入下沉督察后,“靴子”终于落下:督察发现,中铝广西有色稀土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铝广西稀土”)及其下属企业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问题整改不到位;环境管理混乱,违法行为多发;超量、越界开采稀土,污染周边环境,生态环境问题突出。

  中铝广西稀土是中国铝业集团的三级企业。被督察组点名指出三大方面问题,件件重如千钧,让人不禁想问,中铝广西稀土怎么了?

  中铝广西稀土并非没有过机会

  广西是矿产资源大省,离子型稀土保有资源储量居全国前列,作为稀土重镇的一家关键企业,中铝广西稀土本应引领稀土行业绿色发展,但记者梳理资料发现,中铝广西稀土却并没有把握住机会。

  2016年,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广西,接到群众关于钟山县两安乡稀土开采污染环境问题的投诉,当年钟山县政府要求中铝广西贺州稀土开发有限公司停产整改。

  两年后,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西“回头看”期间,中铝广西稀土问题集中凸显,督察组发现中铝广西稀土位于梧州、贺州、玉林、崇左等地的多家分公司存在烟气直排、污染水源、破坏生态以及越界开采等问题。

  中铝集团官方网站显示,2018年问题再次曝光后,集团立即召开党组会,责成广西稀土立即停止涉事企业生产,进行全面彻底排查,迅速开展整改,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

  同时,自2018年起,中国稀土股份公司组织对下属企业排查一般隐患313项,针对重点问题组织攻坚,2019年6月,已经“实现了矿山周边水体氨氮达标”。

  2020年4月,自治区发布《广西壮族自治区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固体废物环境问题专项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进展》,明确中铝广西稀土“已完成问题整改”。

  至此,经过多轮督察、自查,经过地方政府部门、集团党组合力推动,中铝广西稀土看似已经走入了正常发展轨道。但直到此轮督察进驻中铝集团,中铝广西稀土在产矿山环境管理混乱,闭矿矿山治理不到位,地表水、地下水长期受到污染等生态环境问题的盖子被再次揭开。

  水质达标与否,要看监测数据

  2020年9月10日,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到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天气异常闷热,35℃的高温加上极高的湿度,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一大早,督察组兵分两路,一路前往贺州贵广高铁压覆稀土资源抢救性回收利用项目(以下简称“贵广高铁项目”)现场,查看闭矿矿区生态修复和地表水、地下水水质等情况;另一路奔赴广西金源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核实企业污染防治设施运行、环评要求落实等情况。

  位于贺州市钟山县杨梅冲矿区的贵广高铁项目于2014年3月开工建设,2017年7月实施闭矿,资料显示,这里已拆除所有生产设施,并对原山、车间施工区域进行回填、复垦和生态环境治理。

  2018年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时,曾指出这一点位存在地表水氨氮超标影响下游溪流水质、回收点破坏植被、水土流失等问题。

  “山路一旦没有人烟,草长得特别快。”中铝贺州稀土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指着路两旁说。由于矿区闭矿已久,沿山路盘旋而上时,车头被两边茂盛的杂草拍打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行至矿区原生产车间附近,车辆已无法继续通行,所有人下车徒步前行。天气炎热异常,督察组仅着短袖,戴着草帽出发,并未预料到道路两边一片片宛如极薄刀片一般的茅草,全部伸向了路中间,手臂随时都有被划伤的危险。

  大家不得不把双手抬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寻找原开采矿山车间排水口。

  “你们看那根白色的是不是排水管?”放眼望去,翠绿色草堆里的一根白色水管若隐若现。为掌握闭矿后矿山水环境质量的真实情况,督察组尽可能走到原水冶车间拆除处进行水体取样。

  “扑哧”,只注意抬眼看远处的管道,没注意脚下草甸覆盖着的小泥潭,督察组成员一脚踩进去,一双鞋瞬间湿透,但他们毫不在意,继续前进,终于走到了合适的采样点位。

  “你们看,这水多清澈,看着都可以直接喝了,肯定没问题。”公司负责人说。

  “水清不代表水质达标,一切要凭监测数据说话。”督察人员答。

  氨氮废水处理站“非法排水管”忽现

  水冶车间下游取样工作完成后,督察组在矿区从车里拿出面包就着水简单快速地吃了几口。由于所涉矿区大多地处偏远,荒无人烟,这样的午餐已经成为他们的常态。

  “噼里啪啦”,下山前往氨氮废水处理站的路上,烈日被暴雨取代,车窗上一道道水痕密布,大山里只剩下磅礴的雨声和近处雨刷的快速摆动声,显得十分安静。

  到达氨氮废水处理站,督察组成员戚茂飞顶着暴雨下车迅速钻入处理站旁的加药房。

  “电气控制柜未通电,设施怎么正常运行?”

  “这里的供电系统几个月前坏了,现在是用自备发电机自行发电。”说话的同时,现场负责人很不自然地将发电机启动。

  “平时是怎么加药的?”

  “自动加药装置坏了,现在是人工加药。”

  “人工加药怎么保证药粉分布均匀?”

  “加到池子里后有搅拌棒。”

  “开一下搅拌棒看看。”

  “搅拌棒昨天晚上坏掉了。”

  另一边,督察组成员郑开强也有发现,对处理站外排口水体进行采样后,他绕着处理站来回踱步,而后在预处理快渗池边停住了脚步。

  “这根管子是干什么用的?”

  现场负责人挠了挠头,答:“快渗池长年累月使用底部会沉淀杂质,这个是我们用来排放冲洗废水用的。”

  “废水处理站对外只能有一个排口,预处理快渗池是废水处理的第一道工序,就算是冲洗用水,也绝对不能直接外排。”督察人员严肃指出问题。

  随后,督察人员来到流经矿区下游平地村的溪流和水井再次取样。一路上,他们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在平地村的取样过程中,这里的村民无意间给督察组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

  “哎呀,前几年我们种的田,不用撒肥料,全部都倒伏,根本没有收成。”

  “现在怎么样?”

  “矿山关了之后,他们在上面建了一个过滤站,好了一点,但还是有影响,我们种的禾苗还是存在倒伏现象。”

  水质监测数据均存在超标,问题出在哪儿?

  村民的直观反映体现在监测数据上,结果令人瞠目:“贵广高铁项目水冶车间下游、采矿区下游水体均为劣Ⅴ类,呈明显酸性,氨氮超标11.6倍、9.6倍。”

  不止贺州一处,曾经被曝出问题的岑溪、崇左矿区水样监测数据均存在超标。梧州市藤县稀土矿地下水监测井和地下水截获井的监测数据中,重金属铅浓度甚至分别超出地下水Ⅲ类标准1.3倍、9.3倍。

  在中铝广西有色稀土关于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反馈问题整改的验收意见中,专家组一致认为,矿区拆除设施、退出生产、完成复垦复绿后,并不意味着污染治理的终结,而是应当进一步加强废水处理设施的运行管理和维护,保障环保设施的正常有效运转。

  这一关键点,中铝广西稀土各下属子公司显然并没有做到。在与中铝广西稀土下属子公司工作人员的交流中,个别人甚至还存在“矿山只开采几年,为什么要花巨额资金上环保设施”的错误认识,简单认为只要“矿山关闭,植被恢复,水看起来很清澈就肯定没有问题”,进而“理所当然”地在问题矿山按整改要求完成验收后即擅自将尾水处理设施拆除。

  由此可见,造成中铝广西稀土在多轮督察、自查下仍环境问题突出的根源,正如督察组所说: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未能从思想上重视环境问题,法律意识淡薄。

  阵痛之中,未来稀土行业污染防治何去何从?

  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西赣州考察时指出,稀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也是不可再生资源,要加强环境保护,实现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同时强调“解决了老问题,还要防止带来新问题”。

  中铝广西稀土如今面临的生态环保困境正是发展中伴随的新问题。稀土资源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南方离子型稀土矿更是富含着珍贵的中重稀土资源。此轮督察中,督察组连日来顶着高温酷暑辗转广西多地市开展工作的目的,就是要倒逼企业从根源上扭转思想认识,从严从实落实整改要求,并以此为契机进行技术攻关,实现高质量发展。

  然而,破解稀土行业环境与发展困局不止需要行业重视,顶层设计、科研力量以及日常监管等多方力量缺一不可。业内资深专家告诉记者,首先,国家层面要统筹稀土的环境与发展战略,科学规划稀土矿产资源开发的总体布局,依据资源与环境条件确定适宜开采的区域和规模,在严格的环保要求下开采稀土资源,将环境成本计入生产成本,在环保上不欠新账。

  其次,牢固树立资源保护意识,合理控制稀土资源开采,进一步整合我国稀土企业,加大对稀土私挖盗采及走私的打击力度,严防环境污染与稀土资源流失。

  同时,加紧研发稀土绿色开采技术,积极开展科技创新和技术革新,最大限度减轻对矿山周边环境的影响,特别是解决周边水体污染问题,合理规划矿区布局,严格保障环保设施的正常运转。

  最后,稀土矿山环境监管与污染治理应精准发力,正确对待历史遗留和可能出现的新环境问题,根据矿山实际情况选择相应的开发与治理技术,采取“一矿一策、一区一策”的环境管理策略。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之后,如何聚焦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推动整改措施不打折扣地落实落细落深,不再重蹈覆辙,真正走上绿色高质量发展之路,是中铝广西稀土需要认真思考的课题。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