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的通胀:新能源的神秘周期及其宏观信号 来源: 国元证券杨为敩

2021-07-12


稀土的通胀:新能源的神秘周期及其宏观信号

    来源: 国元证券杨为敩


稀土价格与全球的通胀形势的相关性极强,新能源产业之间的趋势也是大体相关的,新能源价格应该是通胀的信号灯。照此看,当前的通胀压力应该不小。

摘要

1、当前的稀土价格已经涨到了近9年以来的高位区域。


2、独立的逻辑可以解释一部分稀土的价格,其价格在大部分的情况下是需求主导的。


3、但再往上看,一个令人疑虑的事情是:稀土价格与全球的通胀形势的相关性极强,这是单纯用行业逻辑解释不清的事情。


4、此外,新能源产业之间的趋势竟然也是大体相关的:


1)稀土作为新能源汽车的上游材料,其价格与多晶硅(光伏上游)价格也是同涨同跌的;


2)随着近来新能源汽车销售的增加,风电装机量也在同时水涨船高。


5、新能源产业的周期性可能来自于传统的周期产业所提供的相对成本:


1)其实,新能源领域的通胀并非单纯依赖于货币推动,在新能源产业发生通胀之时,我们能真真切切地观测到下游需求的变化;


2)可能的真相是:传统产业的周期性是新能源产业的锚,譬如:原油的涨跌对新能源汽车销售的影响在历史上表现得非常清晰。


6、新能源价格应该是通胀的信号灯,该价格也含有充分的“预期溢价”。


7、照此看,当前的通胀压力应该不小:


1)油价尚停留在2019年的波动区间之内,但稀土价格已经打到了2012年以来的新高;


2)市场对工业的预期是极高的,这导致风电和光电的下游需求也出现了明显的上升;


3)通胀中相当可观的部分其实是单纯靠预期拉动的,当预期偏强时,后续通胀超预期的可能性仍然是偏高的。


正文

需要关注的是:当前的稀土价格已经涨到了近9年以来的高位区域。历史上,稀土价格发生过三轮涨价:2009年-2011年、2016年-2017年以及2020年至今。而当前的稀土价格在一段爬坡之后,已经处于近9年以来的高位区域。


在稀土的供需上,中国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中国的稀土储量虽然占比一般,但在生产上却是全球的稀土工厂。2020年,我国稀土储量占全球的37%,而产出占全球的60%。稀土主流品种是氧化镨钕、氧化镝和氧化铽,其主要下游为新材料,在新材料这一领域中,永磁材料(下游为新能源汽车及空调等)则是稀土最大的需求点,其能在稀土的整个需求中占据近半壁江山。




独立的逻辑可以解释一部分稀土的价格,其价格在大部分的情况下是需求主导的。2015年之后,稀土中重要品种氧化镨钕的价格与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增长情况大体相关;2010-2011年,稀土行业在集中整合、稀土资源税单列、出口配额及一系列打黑政策的影响之下,稀土的产出连续两年出现了负增长,当时的稀土价格因此而大涨;此外,稀土出口的旺盛也可以解释稀土价格于2010年、2012-2014年及当前的上涨。




然而,这不是一篇行业研究,值得推敲的是:稀土价格为什么与全球的通胀形势如此相关。


1) 历史上三次稀土价格的上涨都对应着全球通胀的上行,这是单纯用行业逻辑解释不清的事情。譬如,面对当前稀土价格的上涨,我们往往会解释为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快增、稀土限采的预期以及国家收储政策,但这些供需都是纯粹的阿尔法变量,宏观环境理应对这些变量(新能源汽车的销售情况、稀土是否收储限采)几乎不存在影响。


2)其实,并不仅仅是稀土如此,新能源产业之间的趋势竟然都是大体相关的。稀土作为新能源汽车的上游材料,其价格与多晶硅(光伏上游)价格也是同涨同跌的, 此外,随着近来新能源汽车销售的增加,风电装机量也在同时水涨船高。这代表着, 我们仅仅用新能源汽车或稀土这一单一链条去解释稀土的涨价,可能存在有失偏颇之处。



实际上,新能源产业的周期性可能来自于传统的周期产业所提供的相对成本。


1)需要率先否认的是:新能源领域的通胀并非单纯依赖于货币推动的。在新能源产业发生通胀之时,我们能真真切切地观测到下游需求的变化。就当前来看,我们 的确看到了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大幅增加,在这个环境下,稀土的价格才在不断上涨, 此外,风电的装机量也在明显加快,说明风电在此环境下,也存在着大幅的资本开支需求。


2)一个更可能的答案是:新能源产业的周期是靠传统产业的周期性所带动起来 的。近来的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大增,至少相当多的原因是原油价格的上涨。原油这类 传统能源的价格代表了新能源的相对成本,当原油价格上升时,大家会认为驾驶传统 汽车的成本会增加,这时大家会更多地购买新能源汽车,也同时带动了稀土需求及价 格。油价本身是存在周期性的,因此,在此带动之下,新能源汽车的周期性也被鲜明 地体现了出来,除了稀土之外,风电、光电领域也如是。




照此来看,新能源价格应该是通胀的信号灯。


1)新能源价格其实是含有充分的“预期溢价”的。产业调整并非易事,如果市场认为能源价格或通胀的变化只是短期波动,那么民众购买和企业的资本开支都不会向新能源过度倾斜,只有在市场认为价格上涨已成趋势,且具备一定持续性之后,新能源产业的需求和定价才会出现明确地受益。因此,我们看到稀土价格与美国的BEI(通胀预期)是非常相关的。


2)照此来看,当前的通胀压力应该不小。一方面,油价其实尚停留在2019年的波动区间之内,但稀土价格已经打到了2012年以来的新高,这意味着市场对未来油价的预期依然高涨;另一方面,市场对工业的预期是极高的,这导致风电和光电的下游需求也出现了明显的上升。我们需要清楚的是:通胀中相当可观的部分其实是单纯靠预期去拉动的,当预期偏强时,后续通胀超预期的可能性仍然是偏高的。


Powered by CloudDream